守望先锋M
守望先锋M

守望先锋M

暴雪计划与守望2一起发布守望手机版
4.6
立即预约
使用小米游戏中心APP预约,领丰富游戏福利礼包
守望先锋M
守望先锋M
预约
3个帖子热门最新最赞
游戏海贼王游戏海贼王
游点意思 Vol.97:暴雪《守望先锋》总监跑路,2代会黄么?
坚持奋战在《守望先锋》里的一众玩家们万万没有预料到,继游戏里的“新”英雄回声登场逾一年后,该作迎来的下一个“更新”竟然是——游戏总监杰夫·卡普兰(Jeff Kaplan,亦即大家熟知的“姐夫”)的官宣离职。  别说,这则消息有如引爆一枚重磅炸弹,在《守望先锋》圈子乃至于整个游戏圈都引发了不小的震动! (一) 先聊聊卡普兰的相关。 卡普兰读纽约大学时念的是文学专业,可惜他的小说却屡屡被杂志社退稿,而为了打发现实生活上的失意,他将很多精力都投入到当时最火的网游《无尽的任务》里。 命运是奇妙的——卡普兰阴错阳差地加入到游戏里的某个顶级工会中,还成为一位资深高玩。恰巧当时公会的会长就是暴雪的游戏设计师,并且这会的暴雪正在积极筹备打造自家的网游《魔兽世界》,急需相关人才,而卡普兰作为网游高玩的经验无疑非常“对口”……如是这般,通过熟人引荐,卡普兰正式加入暴雪。 接下来的岁月里,卡普兰从最基层的任务设计师做起,慢慢地成为左右游戏核心玩法走向的关键决策者,至于其参与的作品就包括《魔兽世界》大受好评的资料片《巫妖王之怒》。期间卡普兰靠着出色的业绩,其在公司内部的职位也渐步提升。 到了2007年,暴雪启动新项目“泰坦”,并意图将其打造成“下一款《魔兽世界》”。然而,“泰坦”的开发进度极不顺利,逼迫暴雪最终决定将其取消。就在这时候,卡普兰果断站了出来——他亲自带领一支开发团队,用一年不到的时间,借“泰坦”的相关素材资源而鼓捣出一个全新的游戏原型。 没错,后者就是巧妙融合FPS和MOBA之玩法精髓的游戏“吸屁股”,哦不,《守望先锋》。 《守望先锋》在2014年的暴雪嘉年华上正式公布,2016年正式上线。本作发售后的首周就狂卖700万份,更是暴雪历史上最快达到2500万用户的游戏! 口碑评价方面,光2016年它就拿到“游戏奥斯卡”TGA颁发的多项游戏大奖,更成为那一年的TGA年度游戏! 没错,2016年的的确确就是“《守望先锋》”年! 我们更不要忘了,亲手缔造这一出奇迹的人,正是卡普兰! (二) 卡普兰对《守望先锋》有多上心? 游戏每迎来一轮重大更新,他总会亲自在相关官方视频里出镜解说。 至于他的口癖“Coooool”则成为《守望先锋》玩家都懂的梗。 更加不用提,在2017年和2019年的圣诞节平安夜,他当着广大玩家的面,直播“守望壁炉发呆”的骚操作了。 奈何玩家真正在意的终归还是游戏本身是否好玩,而偏偏我们不得不承认,《守望先锋》在最近这些年里已经呈现出“过气”的势头。 为何《守望先锋》会沦落至此?仔细深究起来,原因其实无外乎老生常谈的那几样。 首先,暴雪似乎是执着于借《守望先锋》来重现当年《魔兽争霸》系列和《星际争霸》系列的辉煌,也就是靠电竞来无限扩大和延续《守望先锋》的生命力。本来这也无可厚非,然而暴雪为了突出《守望先锋》的电竞属性,其对游戏的修改几乎都是侧重专业的电竞玩家,反倒是那些奔着休闲娱乐来的普通玩家则沦为牺牲品——后一类玩家经常会发现,自己好不容易才练熟了某位英雄,结果暴雪马上为了所谓的“电竞平衡”对该英雄进行了大改,一次两次就罢了,奈何暴雪恨不得是每周都改,并且几乎每轮改动都是优先照顾电竞玩家~ 其次,暴雪选择就《守望先锋》的内容更新而沿用其招牌式的“慢工出细活”作风,但要说问题在于,这种开发模式搁过去10年或许还值得钦佩,然而在大众已经拥有太多可选娱乐方式的今天,玩家并不会太领情。 说实话,至少小生我是不能理解暴雪拥有全球顶尖的游戏开发团队,但《守望先锋》的英雄池却更新得如此之慢。要知道,《守望先锋》的玩法直接围绕着英雄展开,这意味着可选英雄的匮乏直接导致玩家迅速审美疲劳,进而决定退坑。犹记得卡普兰曾针对此点而专门回应称“质量比数量更重要”,但问题是隔壁家更难维护电竞平衡性的《英雄联盟》都将英雄池早早扩充到150+,并且拳头社在头几年更是以20+的速度引入新英雄,暴雪你不觉得脸红么? 第三也是至关重要的一点,如前所述暴雪意欲将《守望先锋》打造成爆款级电竞游戏,然而由于前两点的制约,暴雪对《守望先锋》的“戴镣铐跳舞+水多加面,面多加水”式运营策略颇值得商榷,好比其有意限制玩家在对战中选择重复英雄;好比其曾无视玩家对玩法自由的诉求,强推所谓的“222”阵容制度(更加不用提,本来可选英雄就少的可怜);好比部分IMBA英雄如锤妹和铁拳的横行霸道…… 那么问题来了:卡普兰作为游戏的总监,于情于理,他都得对《守望先锋》的衰败负责,尽管这一点都不Coooool~  虽然是网友恶搞,但也确实反映了不少玩家对“姐夫”的看法 (三) 让《守望先锋》玩家坚持至今不AFK的,是暴雪在2019年官宣的《守望先锋2》。 根据相关情报,《守望先锋2》的内容侧重于PVE内容,而暴雪的用意也很明显:效仿《星际争霸2》的合作模式,全面挽留休闲玩家。 为此,暴雪特地在《守望先锋2》的PVE模式里引入天赋系统,力图让玩家熟悉的旧英雄焕发新活力(比如小美变成雪球撞人,天使的群体复活),进而显著强化玩家的游戏乐趣。至于PVP方面,暴雪也确定会推出新英雄。 谁曾想,《守望先锋2》的八字还没有一撇,灵魂人物卡普兰就急匆匆离职了,这很难让人不恶意揣测——要么是游戏的开发工作基本顺利,而卡普兰当了这么多年的“头牌背锅侠”,人到底累了,想给自己放个假;要么卡普兰发现《守望先锋2》的品质低于预期,就算出了也是大概率黄,自己还不如趁早跑路……如果是后一种,在暴雪几大IP陷入“青黄不接”境地的今天,无疑颇让粉丝忧心。 (结语) 在离职信结尾,卡普兰特意提及《守望先锋》中温斯顿博士说给小温斯顿听的台词:“不要只满足于事物的表象,要敢于探寻未知的可能。”  GG,“姐夫”卡普兰。 作者:暴雪Boy_神焰
+16
小米游戏内容中心小米游戏内容中心
时隔461天!守望先锋中国战队回归主场时代
体育大生意第2559期,欢迎关注领先的体育产业信息平台文|马莲红体育大生意记者发自杭州6月4日-6日,以 “启杭·应潮时”为主题的2021守望先锋联赛OWL杭州闪电队线下主场赛事在杭州未来科技城学术交流中心正式开赛。时隔461天,中国守望先锋战队终于迎来主场时代。按照联赛安排,上海龙之队主场将在7月举行夏季挑战赛,广州冲锋队将在8月举行倒计时杯,成都猎人队则因为场馆行程冲突及网络硬件不稳定等客观原因暂时无法开启主场。此次杭州闪电队主场赛事的顺利落地,无疑将为之后的赛事打好样板。长达461天的守望《守望先锋联赛》是一个由20支电竞战队组成的联盟,分为东、西两个赛区。2018年首个赛季,有12支战队以2000 万美元的价格买入席位,之后该席位的价格水涨船高,最近的一个赛季,席位价格已经涨至2500万美元。这是《守望先锋联赛》首次在中国线下举办赛事。比赛持续三天,几乎每天都是座无虚席。对于这场比赛,中国战队期待了461天。早在2019年,守望先锋联赛宣布将在2020赛季正式实行全球主场计划,杭州闪电队也随之公布了自己的主场场馆:杭州剧院和乌镇大剧院。杭州闪电队在票面上做了特别的设计,运用《守望先锋》游戏元素来命名不同价位的门票类别,在最高票额的门票中,还附赠了一场额外的特殊粉丝见面会活动。中国粉丝们对这场赛事同样报以热情,仅仅7个小时,第一场杭州主场赛事的票就全部售罄。然而,2020年的一场疫情打乱了原本的赛事节奏。守望先锋联赛接连宣布中国、韩国主场赛事取消,原计划在2月29日举办的杭州主场赛事也被叫停。今年1月,守望先锋联赛发布新赛季规划,在吸取了上赛季经验后,2021赛季采取线上线下融合的形式进行。这次比赛,四支中国战队杭州闪电队、上海龙之队、成都猎人队、广州冲锋队以及全华班洛杉矶英勇队齐聚杭州,亚洲赛区费城融合队和首尔王朝队则在线上远程参与比赛。“重回线下,让我们亲身真切感受到了粉丝的支持,这给了我们更大的动力和激情,但随之而来的也有紧张和压力。”广州冲锋队透露,因为疫情原因,守望先锋赛事基本都移到线上,战队最后一次参加线下赛事是在2019年上海大师赛。作为首支举办主场比赛的中国队伍,闪电队感触更深,“无论是主队还是客队都相当的开心。不管是现场布置,还是千里迢迢来杭州为我们加油的粉丝的热情,都非常好,这也提醒着我们,要用更神圣的心态面对自己的职业,才不愧对这样的资源以及粉丝的支持。”闪电队赛训总监督小鬼表示。杭州闪电队应援周边中国OWL电竞战队进入主场运营时代去年10月30日,哔哩哔哩电竞浙江总部、闪电队赛训基地和主场成功落户杭州未来科技城,为这次赛事顺利举办埋下伏笔。粉红COS团开赛前夕,闪电队线下主场赛事的广告已经覆盖杭州东站等在内,人流密集的地标位置和交通干道。与此同时,自6月1日起,文一西路夜晚上演绚丽的灯光秀。比赛当天,杭州未来科技城场地内,目力所及处都是满满的粉色。这一次,闪电队的主场活动也奉上了更加丰厚的礼物。在2020年主场活动的基础上,本次闪电队主场福利进一步升级,在周边赠品上为大家准备了更多内容,包括闪电队的异形背包、应援口罩,现场的签名板,以及现场售卖的一些限定周边等。在比赛现场,主办方还安排了杭州知名说唱歌手TangoZ、粉红COS团等多个娱乐互动环节。 杭州知名说唱歌手TangoZ对中国战队来说,这次比赛除了阔别冲锋的线下氛围,还意味着主场运营时代的正式来临。这是一个机遇与挑战并存的时代。效仿传统体育,守望先锋联赛为主场队伍提供了高度自主权,使队伍能够设计最符合自己风格的线下场馆和定制化活动。相对应地,负责赛事主办的队伍也将独立运营主场内容,自负盈亏。这次守望先锋联赛在杭州主场的初登场,为之后的主场赛事起了个好头。即将在今年8月份举办首场主场赛事的广州冲锋队表示,从联盟官宣开放国内线下比赛到杭州队主场,闪电队在短短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就落地标准极高的守望先锋联赛,这是值得战队学习的。“闪电队对自家粉丝用心,考虑到不同粉丝的预算提供了不同的票务套餐供粉丝选择,每种套餐都有让粉丝只够惊喜的应援物。同时,闪电队也为到场比赛的友队提供了现场展台发放粉丝应援物,非常的大气。闪电队队员从粉丝座位过道中出场登台,也给足了粉丝机会和心仪的选手们互动、加油打气,燃爆全场。这些都是值得广州冲锋队学习的。”尽管广州近日爆发了一轮疫情,但广州冲锋队依旧在有序筹备赛事,同时将优化主场线下赛事的防疫机制和安全保障工作,让战队、粉丝能安心地享受这场期待很久的盛宴。
+7
2529262091
我要玩,我要玩,我不想预约,我不想预约,为什么不可以预约,我
我就感觉这个游戏很好玩,但我真的好想玩那个游戏,所以那个游戏为什么不能玩?还要预约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