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赢一场的战队,获得了来自全世界粉丝的祝福

、随着基地水晶的爆裂,来自LJL联赛的「DFM」结束了自己的英雄联盟世界赛,成绩定格在了0-6。



这支来自日本的战队在全球总决赛正赛阶段一场未胜,可他们在比赛结束之后获得的是来自世界各地玩家的祝福。相比之下,LPL的二号种子FPX反倒是在2-4的成绩下饱受批评。


电子竞技,菜是原罪,一个一场未胜的战队却获得了喝彩,甚至被日本观众视为「最强」,发生了什么?



纵观LOL全球总决赛的历史,6年是个漫长的时间。


被称为LPL的大陆联赛花了6年时间突破了韩国对LOL比赛的垄断,在第6年由IG拿下了LPL的第一座冠军。



而在日本,这个被称为电竞荒漠的寸土之地,「DFM」用了六年时间突破了用来给四大赛区虐菜的入围赛,第一次来到了世界赛的正赛。



2013年,当国内队伍为了争夺前往世界赛名额的时候,日本联赛LJL甚至还没有出现,只有名为JCG的非官方赛事。


来自日本各地MOBA游戏爱好者聚在了一起,在前职业选手梅崎的带领下成立了一支名为「DetonationN FocusMe」的英雄联盟战队,这是日本第一家以直接规模经营的日本电竞俱乐部。

在战队成立之初,DFM的队员里,实力最强的是中单选手「Ceros」,他是日本英雄联盟爱好者里最早的一批顶尖玩家,被誉为“日本Faker”。但这些日本选手都是业余选手,只能跑到太平洋彼岸的美服或者韩服打游戏。



在「DFM」成立的2013年,英雄联盟的日服还没有上线,在日本你只能去其他的服务器玩英雄联盟,玩家们主玩的账号分散在世界各地分服务器,有Ceros这样的外服高玩,也有来自韩服的黄金选手,选手水平上下限差距极大。



后续成立的这个LJL联赛,在现在看来也很难被称之为联赛。2014年,拳头游戏正式成立了英雄联盟日本联赛,简称LJL,但是这个赛区规模比之起步一段时间的我们差距明显,选手与观众没有机会在明亮的场馆见证LJL的成长,他们围堵在一个类似影厅的狭小场馆进行比赛,选手坐着,观众站在旁边。



拥有了独立的赛区,拥有了正经的战队,但是一支队伍需要时间互相磨合。在这段时间里DFM虽然能在LJL联赛横扫,但是到了其他国家,他们并不会被视为一支劲旅。


2014年8月,DFM当时来到中国上海参加CJ展,再表演赛中被IG吊打,狼狈回家。


同一年,DFM受到邀请抵达韩国参与韩国次级联赛「NLB Summer2014」,这个比赛在国内有不错的传播度,因为当时如日中天的三星、Najin白盾等一系列职业战队都有参与这场比赛。



那么DFM遇到这样的比赛会取得怎样的成绩?


没有成绩。


与DFM差不多水平的都是路人互相组成的普通队伍,DFM在小组赛第一轮就被草草地淘汰,他们甚至无法获得与顶级战队交手的机会,就灰溜溜地回到了日本。


DFM在海外没有成绩,在国内也没有高额的薪金支持他们。2016年一档综艺节目就曾经介绍过LJL代表战队DFM的情况。这支在日本最高待遇的战队,基地设置在一间普通居民楼内,晚上休息也是挤在房间里一起睡。



而主力队员的薪资是每个月20万日元,看起来很多,但实际换算成人民币其实也只有12000块,在寸土寸金的日本,这一工资甚至达不到小康水平;到了替补队员这里就更惨了,薪资直接拦腰减半,到手只有堪堪10万日元。


不仅仅是队员的薪资问题,其实LJL还面临着一个最大的问题,就是赛事奖金不足。2013年OMG在国内联赛夺得春季赛冠军时冠军奖金50万,足够开DFM五个人足足10个月的工资。


那么到了LJL这里呢?只有10万日元。



当时的日本并不承认LJL联赛属于体育比赛,而《景品表示法》规定经营者为了促进商品销售而提供的金钱或物品都视为奖金,奖金上限是10万日元。LJL这种电竞赛事,由于游戏的缘故属于该法律中的“商品”,而这些赛事的奖金上限都被设置为了10万日元。



10万日元只够DFM给替补选手开一个月工资,而这一个月工资还需要五位正选队员起早贪黑、认真训练,击败所有的国内对手。


好在,DFM的队员没有放弃,在等待联盟正规化的很长一段时间里,他们认认真真地参与每一场比赛,线下积极通过排位训练提升自己,而LJL也终于引来了赛事主办方的拳头的注意。


2015年,LJL的冠军开始受邀参加国际外卡邀请赛,这个比赛其实可以看作当时的英雄联盟入围赛。DFM也是第一次踏上世界舞台,但是此时的DFM还不够强大。



在这场比赛中,DFM的成绩虽然不够好看,但选手的操作可圈可点,「电竞荒漠」的土壤上好像真的开了一朵花。


2016年3月,英雄联盟的日服终于上线,已经成立三年有余的LJL联赛终于等来了属于自己国家的服务器,LJL的选手也终于在自己的国家的服务器上启动了英雄联盟。



似乎一切都在向好的方向改变,但LJL的成绩却一直没有突破。在2016年里的两次外卡邀请赛,同属 LJL联赛的两支队伍 DFM与 RPG都在各自的小组中排名第五,没能出线。


改变赛制正式成立入围赛后,2017年的两届入围赛RPG都没能打到入围赛的淘汰赛阶段,成绩垫底草草离场。


而时间跳转到了2018年,这个春天日本真正的电竞协会JESU成立了,协会正式认可电子竞技是一种职业,推动打破了10万日元奖金的限制。

这个夏天,再次进入到入围赛的DFM终于凭借着不错的发挥挺进了入围赛的淘汰赛阶段,可在这里他们遇到的是EDG。



在14年DFM苦苦谋取出路的时候,EDG已经横扫了国内赛事,2018年经历大面积人员变动的EDG印证了那句“瘦死的骆驼比马大”。


Ceros拿出了自己招牌的英雄,但还是被EDG的中单选手Scout对位单杀,一场摧枯拉朽的比赛再一次把DFM推出只有一步之遥的世界赛。



这些年LJL联赛举办得越发红火,比赛搬出了漆黑的影厅来到了充满聚光灯的舞台上,他们出现在了电视台上,队服上开始出现赞助商的标志。体制越发健全,联赛的奖金也水涨船高,2019年LJL的联赛奖金已经达到了2700万日元,是曾经的270倍。



今年的入围赛,DFM面对的是来自北美的三号种子C9,在你来我往的博弈中DFM抓住了结束比赛的机会,一波推平了C9的基地水晶。从13年开始电竞征程,到21年进入世界赛正赛,DFM或者说LJL联赛用了整整8年的时间。


看着C9水晶爆炸,DFM休息室里的教练激动地跳起,而在地球的另一边,在日本的比赛解说也在呐喊,一场比赛让DFM成为了一支风光无两的队伍,每一个人都愿意真诚地向他们献上自己的祝福。



“有没有一种可能,我是说如果,DFM能抗住正赛的压力晋级。”在大家开始为DFM畅想未来的时候,DFM被分到了B组,他又遇到了3年前将他踢出小组赛的EDG,而此时的EDG已经重回了LPL冠军的宝座,以LPL赛区一号种子的身份出现在了她的面前,和来自LCK的T1一起断绝了DFM再进一步的可能。



进入正赛的DFM好像在哪里都差点意思,个人实力、游戏理解、团队决策,DFM完全跟不上同组的其他三支队伍,但是他们唯独不缺少求胜的决心,在确定淘汰后他们没有随波逐流,而是在最后对战小组第一的T1的比赛里拼尽了全力。


面对T1中的绝对灵魂人物Faker,Airia选出他的招牌英雄「暮光星灵」单杀了大魔王Faker,这是独属于DFM的高光时刻,是一段绝对精彩的show time。



成王败寇,是电子竞技信奉的传统,但还好它不是一个赛区的全部,不是一个队伍的全部,不是一个选手的全部。


DFM没有晋级淘汰赛,他以最差的战绩遗憾地离开了这个精彩的赛场,但是没有人会指责这个苦苦支撑8年,在世界赛摸爬滚打6年,只为进一次正赛而拼尽一切的队伍。



文本作者:情报姬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100次浏览
相关游戏
模拟山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