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失蔚蓝》从窝棚开始造海滩别墅

欢迎来到《曙光镇时报》,我是记者兰兰。今天的主角是一名叫艾文斯的幸存者,他会和我们分享他初到曙光镇时的”梦幻回忆“~

“曙光镇!终于找到了!”

穿过怪兽密布的丛林,渡过幽森黑暗的大海,当艾文斯九死一生地踏上白沙如雪、棕榈婆娑的海滩,看到矗立在天际的油轮残骸上,用白色油漆刷上的足有20米见方的“曙光镇”三个大字,他激动的流下了热泪。

他手中紧紧攥着一张粗糙的印刷品,纸张破损的厉害,布满了海水浸泡的印记,还能看见几片血迹。上面印着一张简陋的地图,大约只能分清海水、丛林和平地三种地形。在海边上有红笔画了一个圈,一个粗犷的箭头指过来,旁边涂抹着大大的“曙光镇”三个字。

还有两句话:

“坐拥180度壮丽海景的个性豪宅,成就人生,体现尊贵。”

“来曙光镇,当人生赢家!!!”

最后三个叹号就像三记鼓槌,敲在艾文斯的胸口上,让他的心脏都“咚咚”的跳了起来。

纸张边缘是手写的一行字“欢迎新人加入!来营地找赫尔曼,立即入住豪宅。(24小时无休)”

“豪宅我来啦——啊哈哈哈哈”艾文斯狂喜的挥舞着广告单,燃烧着最后的体力,向着小镇的中心飞奔过去。


“所以你就最有眼光了啊,年轻人!简直是美貌与智慧并重,英雄与侠义的化身!曙光镇就需要你这样有朝气的新成员!”在街边一张桌子旁,一个中年胖子兴高采烈的拍打着艾文斯的肩膀,脸上的大胡子随着笑声不停的抖动着。

“那个……郝尔曼先生……”艾文斯被拍打得摇摇晃晃,断断续续的从喉头挤出声音。

“叫我老曼就行!”

“所以您这是外国人的习惯姓在后面吗?呃——不是,我是想问什么时候我能拿到房子?”

“马上!立刻!!就是现在!!!”郝尔曼从桌子下拽出来一个木牌子,抓起一个油漆刷子,“年轻人,你叫什么?”

“艾文斯。”

“艾什么斯?”

“……您要是再问‘什么文斯’和‘艾文什么’就是成心了啊。”

“行嘞,艾——文——斯——”郝尔曼一字一顿的念着,用刷子蘸了白漆,龙飞凤舞在木牌上写下了名字。“拿着这个,往海边方向走,拐过去大概50步。然后看着喜欢哪个,把牌子插在地上就是你的了。”

艾文斯看看牌子,又看看郝尔曼,一脸的不可思议“就这么简单?”

“当然就是这么简单,我们热情好客、亲切友好、开放包容!”郝尔曼严肃的点头。

“谢谢谢谢——我真是太喜欢这里了,老曼!”艾文斯扛着牌子就向海边飞奔的过去。

然后拐过弯,然后呆呆的站在了原地。

在他面前的,是一片广袤的荒滩,各种高大挺拔的棕榈科植物张狂地耸立着,地面上被铁丝网划分成了一个一个的矩形地块——没有任何一处人工建筑的存在。

“就这……就这??”艾文斯大力把牌子摔在了地上。

一只沙蟹感受到了震动,爬出地面探头张望了一眼……冲艾文斯喷了一口泡泡,然后又钻了回去。

“老曼!这是怎么回事!豪宅呢!别墅呢!里面的金发妹子呢?!”艾文斯挥舞着广告,几乎把它按在了郝尔曼的脸上。

“首先,并没有什么金发妹子,这是你的脑补。其次么——”郝尔曼拿过广告来,指着“立即入住豪宅”这行字底下,“仔细看这部分,我猜你是忽略了一点点关键讯息。”

艾文斯顺着郝尔曼粗大的手指看过去,发现隐约能看见芝麻大的“毛坯”两个小字。

“期、期房?不过这么小的字你是怎么写上去的啊喂!这么粗的手指头还可以这么微操的吗!”艾文斯揪着自己的头发抓狂。“就算是期房,也太糙了吧,完全是宅基地好吧?那什么时候能盖好啊?”

“最近镇里人手紧啊——”郝尔曼抓过一个椰子,用吸管“咕噜咕噜”的嘬着,打了个水嗝,“我也很着急啊。”

“你的表现完全不像着急吧!表情已经出卖你了啊喂!”

“所有人都在忙更重要的事情啊,比如防御怪兽啊、探索地下基地啊、制造装备啊,毕竟有那么多事情要做,否则我们也不会这么迫切的需要新人加入对不对?”胖胖的中年人嘬着椰子摆事实讲道理。

“这样吧,我可以给你提供所有的建筑蓝图,还有配套的设施设计图——比如灶台、可以让你烹饪美味可口的食物;布料纺织台可以加工更结实耐用的布料;钓具工具台可以让你——这么说吧,你知道什么叫做年年有鱼吗?”

“这刚到夏天你拜什么年啊!退票、退票!”艾文斯转身就要走。

“那塞西尔可就会很失望了啊,我刚跟她说了来了一个英俊年轻小伙子,她可是非常感兴趣呢。”郝尔曼惋惜的摇头。

“谁是塞西尔?”艾文斯转过头问。

“我们这里首屈一指的大美女!火辣热情!喏,这就是她。”郝尔曼拿出一张照片。

“我跟你讲……她可是一眼就看中你了呢!说有时间可以和你一起共进晚餐。”郝尔曼凑过来低声的说。

“这、这还真是一眼啊……”艾文斯攥着照片嘟囔着。

“对嘛,你们年轻人就应该多交流!我岁数大了,以后是你们的时代了。我这里还有工具、还有一些木材、石料,都可以给你。”他抬头看了一眼天色,“还来得及,你今天可以从铺地板开始,这样至少晚上不用睡在沙地上了。你看吼不吼啊?”郝尔曼欣慰的笑着,像是看到了自家后辈终于长大了一样。

当艾文斯抱着一堆设计图,拖着一车木材和石料向沙滩走去的时候,郝尔曼看着他远去的背影,耸了耸肩。

“希望塞西尔不会生气我又把她的照片给了新人。不过是不是存货不多了,我应该再多打印一些。1、2、3……”从桌子下面掏出一摞照片,郝尔曼数了起来。

当晚上艾文斯终于躺在地板上准备入睡的时候,他又掏出广告仔细端详着。这次他发现文末那三个叹号,似乎还带着点儿弧度,就像是鱼钩——上面还沾着红色的心头血泪。

睡梦中,艾文斯听到仿佛有个声音不断说着:前往小米应用商店和游戏中心预约游戏,前往小米应用商店和游戏中心预约游戏,前往小米应用商店和游戏中心预约游戏...

文本作者:北京原力棱镜科技有限公司

转载请注明作者及出处

93次浏览
相关游戏
迷失蔚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