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分,真爆姐来了

刚过去的这个周末,风头都被LOL抢完了。

一边是EDG夺冠贼拉争气;

一边是LOL题材的动画《双城之战》上线才一天,就刷爆了国内外的评分网站。

IMDb分数高达9.4,豆瓣9.2,妥妥的实时热门第一。

这惊人的分数,一开始我还以为是夺冠之后玩家们热血澎湃打出来的庆祝分。

结果一看评论区,没玩过英雄联盟,却被这片子吸引的大有人在。

显然不再是玩家圈子里的自嗨之作。

带着好奇连刷完三集之后,不得不承认,这高分拿得不虚。

它借用英雄联盟的世界观,在蒸汽朋克的皮囊之下,讲了一个跟所有人都有关的故事。

一个命运如何不公,造化如何弄人的故事。

甚至让我在看的时候想起了形容《天龙八部》的那句话:“无人不冤,有情皆孽。”

01从地狱,到人间

人生而不平等,这是《双城之战》给我的第一个印象。

片名里的“双城”,不像是两座城,更像是地狱与人间。

人间是地上的皮城,一座光明、和平、繁荣的“进步之城”。

地狱是皮城地下的祖安,昏暗、肮脏、杂乱,底层穷人的巢穴,法外狂徒的乐园。

“祖安”二字在网上早已是个人尽皆知的梗,但它作为一座地下之城真正的面目,还是第一次呈现在大家眼前。

女主角金克丝,就来自祖安。

不瞒你说,金克丝是我在英雄联盟里最熟悉的一个英雄。

她浑身上下那股变态狂魔、暴力分子的味儿着实迷人,瘦不拉几的身板扛着两杆大枪,蓝色大辫子甩起来六亲不认。

每句台词都有拽又酷。她的宿敌是蔚,没事儿就爱嘲讽人家:“蔚,就是笨蛋的意思!”

整个人物形象就是法外狂徒,就连金克丝这个名字——“Jinx”,都是厄运的意思。

而《双城之战》里的金克丝,竟然是个弱小、无助的穷孩子,着实让我有点意外。

故事开始的时候,金克丝还没有化身厄运,她还是个名叫“爆爆”的小女孩儿。

蔚是她相依为命的亲姐姐,两个人还没有变成游戏设定中的天敌。

蓝头发的小金克丝和姐姐蔚

无父无母的姐妹俩,生活在暗无天日的祖安城里,被养父照顾长大。

养父耳提面命让他们不要去皮城,好好在地下待着,可姐妹俩天生反骨。

凭什么皮城上等人过着优雅体面的生活,世家林立,秩序井然;

祖安却贫瘠混乱,没有阳光没有风,他们好不容易钻上地面,都要先做个贪婪的深呼吸。

这里的人个个都像地狱里的饿鬼,渴望人间的财宝,美食,豪宅,渴望头上堂堂正正的土地。

于是几个小孩总是在大姐大蔚的带领下,偷偷溜上去,偷人间的东西,挑战人间的规矩。

但在地底下生活太久了,他们对贫与富的判断都不太准确。

姐妹俩加上两个伙伴一起,历尽千辛万苦闯进了一栋所谓的“豪宅”,看到里面摆满了他们从没见过的好东西。

一个不由得感叹:“一个人怎么能拥有这么多东西?”

另一个一边装货一边撇嘴:“还能怎么,天生命好呗。”

生在皮城,什么也不用做就拥有一切;生在祖安,什么都拼了命去做,还是过得苦哈哈,紧巴巴。

可讽刺的是,这处他们以为“富得流油”的大豪宅,不过是皮城里最低等的世家子杰斯的实验室。

还是受议员资助才能勉强维持运营的办公室。

四个孩子雄心勃勃要劫富济贫,劫的却是富人里最穷的人。

还一不小心搞出了大爆炸事故,导致杰斯非法做实验的事情暴露,被驱逐出学院。

杰斯上庭受审的时候,在高贵的议员们面前低头垂目的可怜样,跟祖安人没什么区别,都只能让更高等的人随手决定自己的命运。

在这两座城市里,你能清晰地看到欲望和权力的流向。

恐惧与服从是向上的,因为上面的人主宰法律,主宰命运;

而暴力与恶意肆无忌惮地向下,地面上最低等级的巡逻小弟,也敢在地下老大面前吆五喝六,出言不逊。

他们屈尊降贵下来抓人的时候,都觉得自己抓的不是人,是“阴沟里的老鼠”。

更别提上城的贵族,他们眼中的祖安人,不比奴隶值钱多少。

为了抓四个闯祸的孩子闹翻整座地下城,强行封掉了半个区的商铺,让大批祖安人失去生计。

连执法官自己都看不下去了:“您不觉得我们已经折腾得够狠了吗?”

高贵的议员不在乎这个,他们只想把那四个不听话的祖安小孩抓上来,杀鸡儆猴。

下等人的生活会不会因此被毁灭,根本不在上等人的考虑范围内。

再回头想想皮城声名在外的美誉:进步之城,只让人觉得无比讽刺。

它也许的确是进步的,但只往更大、更繁荣的地方进步。

从来不会低下头,听一听祖安的呼声。

02真正见识过命运无情的人,才会选择放弃抵抗

大家应该都知道,LOL游戏里所有的角色都叫“英雄”。

战斗是这些英雄的本能。

可我看《双城之战》的时候,却总想把“英雄”两个字冠给最不想战斗的人,蔚和爆爆的养父老范。

他并不是主角,却让我觉得是整个故事里悲剧色彩最浓重的一位“英雄”。

老范一手创建了底城祖安,曾经凭着一双骇人的拳头,带着祖安人一起冲过界桥,试图从皮城人手中抢来土地和尊严。

尽管功败垂成,但在地底下,老范就是所有人的老大。

可如今对上城来者最恐惧、最礼貌的人,恰恰就是老范。

眼见着皮城执法官们越来越频繁地骚扰下城,所到之处一片狼藉。

有点血性的祖安人都快受不了了,只等老范一声令下,就要跟他们好好打一架。

但老范不肯动手,自己不肯动手,也不让其他人动手。

上面的小喽啰大摇大摆来到老范的酒吧里,嘲讽他根本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人物,住在见不得人的地洞里。

酒吧里的客人都听出一身火气,就老范还能忍下去。

他的朋友们不理解,追随者也受不了这个窝囊样。

多年积累的威严与尊重,因为老范的“懦弱”一点点崩毁。

老范一手养大的孩子们也不理解。

孩子们的老大是蔚,一对铁拳无敌,从来不肯服软,不肯接受上城与下城生来不公的事实。

老范每次劝她不要带着小弟小妹上去冒险,她会气得口不择言:“活得跟裤衩似的,人家放什么屁都兜着。”

就连年纪最小、最没用的爆爆,也会质疑老范的决定。

他们四个小孩儿就能让皮城执法官不得安宁,如果老范同意带着大家一起上,不早就改变命运了吗?

可对老范来说,他愤怒过,不平过,跟命运抗争过。

然后看着兄弟们倒在界桥上,倒在皮城源源不绝的炮火中。

他们的尸体像垃圾一样被扫进深渊,血迹转眼就被明天抹得干干净净。

只剩再无父母的孩子在废墟里哭泣,而上城与下城之间,仍旧天堑一般不可僭越。

祖安人觉得那场豪气干云的战争是老范最辉煌的时刻,可对老范来说,那是最屈辱的时刻。

当他扔下钢铁般的拳套,抱起尸体旁边哭泣的蔚和爆爆的时候,他就已经放弃了对抗这畸形的命运。

战斗过的人最恐惧战斗,不是因为自己会死,恰恰是因为,战斗里死的不是自己,是那些相信他、支持他的人。

朋友也好,敌人也好,所有人都在嘲讽老范的英雄迟暮,孤勇不再。

尽管他的每一次妥协,都在试图保护祖安的所有人。

他教导蔚,弟弟妹妹把你当老大,你就不能带着他们去做危险的事;

年轻气盛的祖安孩子,在下水道和高山深壑之间磨练出一身的本事胆气,心里装着满满的仇恨;

这让他害怕,害怕他们为了复仇,走上跟自己一样的道路。

然而就像年轻的老范无法带着祖安人越过界桥一样,如今年迈的他,也无法阻止下一代的愤怒。

既然不公平的天命一代一代地遗传,那些屈辱与仇恨,就同样会一代代遗传。

而老范抗争过、失败过,才有的一颗息战之心,求生之愿,他永远无法灌输给下一代人。

老英雄的拳头早已锈迹斑斑,只想让所有人好好生存;小混蛋们却还跃跃欲试,想跟上天争一争。

03拼了命的抗争,不过是“不自量力的还手”

人人都想看争赢了的结局,可我没有在《双城之战》里看到他们争赢了命运的样子。

总觉得热血、爽才是游戏IP的本命,结果这部片子看到现在,都没看出爽剧的意思。

倒是全员悲剧,所有人都在被更高处的东西压迫、扭曲。而他们每一次拼了老命的反的,都只是让命运走向更坏的结局。

老范曾经反击了,结局是无数祖安人白白赴死;

后来皮城到处追捕他的孩子们,他决定自己顶罪,保全所有人。

可还是眼睁睁看着老友死在面前,他的牺牲、谋划,好像永远跑不过这该死的命。

戴着手铐的老范无力地跪下来,像一座山终于崩塌一般。

蔚反击了,她带着弟弟妹妹去上面偷东西,以为是侠义痛快之举,却让整座地下城卷入狂风骤雨。

爆爆也反击了。

她是小团队里的拖油瓶,年纪最小、力气最弱,什么也干不好,姐姐像她这么大的时候,已经能一个打两个。

尽管在机械和射击上天赋异禀,可在上下城的争斗中,她的力量太弱小,连上战场的资格都没有。

老范被抓走之后,姐姐和朋友们要一起去救人,却偏偏不让爆爆一起去。

行动太危险,她无法再承受失去亲人的可能。

可对爆爆来说,这种保护无异于抛弃。

她生在祖安,这里跟皮城不一样,在上面的世界,所有人都出身良好,都能行走在阳光下。

而地下城祖安,是一个你有用才能活着的地方。

爆爆渴望自己是有用的,是像姐姐一样被别人需要的。

于是她带着从上城偷来的水晶,悄悄制作了机器炸弹,想去帮姐姐救老范。

生死关头,她的炸弹成功了。

但炸死的并不是敌人。

轰隆一声巨响之后,命运交还给她的,是一份谁也无法承受的残酷结局。

崩溃的姐姐质问爆爆,你为什么不听话?为什么非要跟来?

甚至骂她:“你就是个祸害。”

她嚎啕大哭说自己只是想要帮忙,求姐姐不要抛弃她。

可姐姐转身走了,把她一个人留在一片废墟中。

种种阴差阳错,种种代价与因果。

故事里的每个人,无论做什么,都只是在让命运变得更糟糕而已。

恨死了执法官的姐姐蔚,最终成为了一名执法官;

小妹妹把“爆爆”的乳名丢进身后的大火中,从此她成了金克丝,成了真正的厄运,真正的祸害。

故事还没有讲到她成为金克丝之后的样子,但玩过游戏的朋友大概都明白了。

全图最浪的射手,攻击力极强,有能跨越整个地图杀人的技能;

总是一边打架一边桀桀怪笑,变态程度跟《哈利波特》里的贝拉有一拼。

据说饰演贝拉的女演员海伦娜,正是金克丝的设计灵感来源之一。

金克丝有这样一句台词:“我有最美好的初衷。”

搭配她拽得二五八万的样子看,当时只觉得有趣。

看完《双城之战》再想起来,却只觉得心酸。

她还叫“爆爆”的时候,真的有过最美好的初衷。

没有“英雄”生来就是“英雄”,金克丝也不是生来就是象征着厄运的金克丝。

她作为一个普通的人逐渐成为所谓“英雄”的过程,就是不断被伤害、不断在失去的过程。

仿佛在书写英雄的过去,又仿佛在阐述一个更宏大的命题——

人如何与命运抗争,如何被打败、如何被摧毁;又将会如何在业火中重生。

不过这都是看故事的观众的事了。据我观察,真正的LOL老粉根本没工夫感受这些命运的波澜。

光是激动就耗尽了他们大部分力气:

“十年了!终于等到了!老子的青春圆满了!”

为他们开心之余不禁也有几分担忧,毕竟十年等一回只是个开始,LOL里的英雄比梁山好汉还多出一个四十大盗。

回头每个都讲一遍,再来个十年也不够啊。


本文转自腾讯新闻,侵权请联系删除

8次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