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角兽的尾羽第二节

第二节

雪山

“密奈,你真的不跟我一起走吗?”彗星面对着空空如也的礼堂大门,帽檐下的眼中散发淡淡绿光,桥面上的微风吹动着她那棕红色的长发,凄凉而又美丽。高挑的女人转身提起深棕色的皮箱,渐渐走远......

小彗星睁开朦胧的双眼,一丝阳光正巧映过她洁白如玉的面颊。小彗星掀开淡蓝色的被子,惬意的伸了一个懒腰,眼前依旧是空空如也的三张床铺,小女孩早就习惯了这样的画面。今天是一个好天气,小彗星提着扫帚来魁地奇训练场。不远处一个看起来不是很聪明的男孩子拼命挥舞着手中的拂星者向她大喊:“阿星!..阿星!...”小彗星缓缓向残走去,残焦急地说道:“你怎么才来呀?赶快,马上开始了,我跟他们说好了,你可以加入,但是今天你得当击球手。”残的表情带有一丝丝尴尬,他知道小彗星最不喜欢跟游走球打交道了。“没关系,我可以的。”小彗星并没有不开心,这让残感到无比惊讶。其实在小女孩心里,能和斯莱特林的学生一起活动她会感到自在很多,强大独立并不带有感情的环境让她感觉轻松。

“嘭”球棒与游走球猛烈的撞击前,小女孩淡绿色的双眸瞬间变得坚毅,下一秒一名格兰芬多的追球手已经掉下扫帚,双手抱头地趴在草地上。与此同时,残怀中的鬼飞球以一个诡异的弧度穿过最中间的篮筐......


“你很优秀,拉文克劳的小姑娘,希望赛场上我们不要相见,我可不想掉下来。”身穿绿色球服一头长发的学长看着彗星。小彗星好奇地抬起了头,注视着眼前这位比自己高出半个头的男生,女孩瞳孔急剧收缩,傻傻地看着他,男生没有多说一句话,提着扫帚离开了休息室。

“是他!”

小彗星慌忙追出休息室,门外都是刚下课的学生,哪还能找到男生的身影。

小女孩不死心,抽出魔杖,凌空划出一道弧线对向人群。这时,一只手迅速按住的小女孩正要完成咒语的右手,“休息室禁止使用魔法哦。”一个男声从背后传来。小女孩迅速转头,没错,是那张熟悉的脸,但这张脸上似乎少了些成熟。

“.....密.....奈”小女孩支支吾吾地说出了两个字,男孩好奇地看着女孩,“你说什么?”同时小女孩的眼里慢慢的散发出一点翡翠色微光,有一种奇妙的心悸出现在小彗星的心里,像是悲伤,像是惋惜,又像是一种怜悯。

转瞬间,小彗星的眼前变成连绵不断的白色雪山,天空似乎已在脚下,远处地平线上太阳照耀着如镜面般白净的群山,那是彗星从未见过的美丽场景,在厚厚的登山帽下,彗星眨了眨翡翠色的双眼,扭头对着随行的两个人说道:“残、欲,我感觉到她了,她在呼唤我。”随后抽出魔杖直指远处山巅释放出一道绚烂的光芒,犹如彩虹桥一般直至山顶。“那是可赛峰!”欲惊讶的看着远处山巅之上散发的七色云环,彗星闭上双眼,嘴里喃喃出一句咒语......

“阿星,你怎么了?”画面一转,女孩眼里的群山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面前是一张熟悉而英俊的脸,正是残,“阿星,你发什么呆呀?在不去教室就......”

“刚才那个男人去哪了?他是谁?”小彗星打断了残。

“谁啊?”

“密奈呀!刚才那个男生!”

“啊?今天来参加训练的男生里没有一个叫密奈的呀....等等,密...奈...你上课睡觉说的那个名字?”

“对!就是他!他比我们年纪要大,帮我找到他!”

残有些无语,“拜托,我的大小姐,训练赛都是临时组队的,我到哪里帮你找你的梦中情人呀?”

小彗星渐渐冷静下来,不舍地看了一眼门外依旧人来人往的学生流,转身拿起自己的扫帚和皮口袋走出了休息室。

“你等等我呀”残迅速跟上了小彗星。

陈旧的长条柳木桌前,小彗星一边喝着南瓜汁,一边思考着刚刚训练室里发生的一切,她若有所思地看向残,“哎,你听没听说过一个叫作可赛峰的地方?”残正优雅地吃着牛排,听到彗星突然没头没脑的提问显得尤其惊讶“啊?可赛峰?听起来很冷的样子,应该不是在英国,可能在西伯利亚那边吧,一会我们去图书馆查一查就是。”

小彗星放下手中的南瓜汁,整理好皮口袋,站起身来迅速离开。

“你要去哪?午餐还没吃完呢...还有你的扫帚...”

“图书馆”小彗星头也不回地答道。

彗星和残很快来到了图书馆,两名少年趴在一本巨大的书本上,仔细的看着羊皮纸上出现的每一座山峰以及它们的名字。“这里也没有”残的耐心似乎已经到了崩溃边缘,他翻倒在桌子上,“这要查到什么时候呀?哪怕只是英国都有这么多山峰了...对了,你为什么要查那座山?难不成你的梦中情人在那座山上?”

小彗星似乎也是累了,她也翻倒在桌子上,喃喃说道:“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我的梦似乎在预示着未来,我从三个月之前就会做一些很真实的梦,梦里我长大了,二十多岁也可能三十多岁了吧!原本这些梦都没有什么奇怪的,都是我自己的画面,可是最近它变得不一样了。”

“未来?那未来有我吗?帅不帅?”残坐起身来,激动地看向彗星。但转瞬间残马上收回那副自恋的嘴脸。“最近的梦里出现了一个叫密奈的男人,我跟他...算是很亲密吧,但是又不像是很亲密,反正我说不出来的一种感觉。”小彗星压根没理会残的自恋,“但今天在休息室里,我看到了他,不对,是年轻的他,对!年轻的他!当他按住我的手以后,我又陷入了梦境,这次的梦跟之前的都不一样,我和你还有一个叫欲的女人,应该是女人没错,我们仨在一座雪山之前,似乎在寻找某个人。那雪山可高了,感觉整个雪山都在天上。”女孩讲到这戛然而止,残听得正入神,似乎在思考些什么。彗星看着发呆的残,站起身来准备去问问管理员有没有小一些的地理文书,她好带回去慢慢看。

“在天上的雪山?”残的眼神变得犀利,“走,我知道有一个人可能知道你说的地方,如果它真的存在的话!”残一把拽过小彗星的手,向着门外跑去。

离他们不远的书架后,男生帽檐下的嘴角微微上扬,“要开始了吗?”

......

对角巷内一处不起眼的屋子里,小彗星好奇地看着墙上一幅又一幅油画,她从未见过一个人的房间里可以有这么多油画,她常日里冰冷而又孤寂眼神此刻已经只剩下好奇和兴奋。小彗星很喜欢画作,但是尽管她怎么努力,绘画水平却没有一点提升,曾经有一次将八眼蜘蛛的腿画的太短被老师误以为是长了头发的鼻涕虫。

“非常感谢您,格林女士!您可是我见过最博学的画家了!”琳奈·格林女士是一位风烛残年的老妇人,她微微向残点了点头,缓缓地转身走回里屋去了。“怎么样?有收获吗?”小女孩焦急地问向残。残手里攥着厚厚的米白色纸卷,推着小彗星就往门外走去:“走,先回去再说,格林女士是聋哑人,她靠一种神秘的东方咒语能明白别人要表达的意思,但是这种咒语没有办法屏蔽她不在意的事,所以常年一个人在家画画,不喜欢被打扰,要不是很久之前受了爷爷的照顾,恐怕她也不会搭理我们。”

回到礼堂,残和彗星迫不及待地打开手中的白色纸卷,是一副淡色的画卷,画卷不是很长,甚至还没有残的一只胳膊长,但画面色彩极其的奇妙,小彗星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绚丽的颜料,但更让她惊讶的却是画卷中屹立在彩云之巅的山峰,简直和梦里一模一样,小女孩激动地说不出话来。

“是这座山峰吗?”残问道。小女孩肯定地点了点头,“这是哪里?跟梦里的山峰一模一样!是哪里?”残装作老教授的模样,笔直地坐在椅子上,微微昂起头,缓缓说道:“这就要从格林女士的丈夫乔伊斯·格林说起了.....哎呀,你干嘛打我?”“好好说话!”小彗星嫌弃地拿起手边的扫帚对着残的二郎腿毫不客气地敲了下去。

“我都是听海格说的,那是二十多年前的事了,格林先生曾经是林场的临时看守,一个安静的夜晚,海格带着牙牙在禁林附近查看有没有顽皮的学生没有回宿舍,就在海格巡逻完准备回去的时候,格林先生架着一辆运行李的马车来找他,说自己在禁林外围救了一位远方来的朋友,应该是经过禁林时迷了路,遇到了禁林里恐怖的野兽,受了重伤。海格一听有陌生人,随即就拿出了魔杖对向躺在马车里奄奄一息的陌生人,要知道那时候黑魔王要回来的消息正在学校里蔓延,谁都不敢轻易接纳一个陌生人的来访。格林先生苦苦哀求海格,说陌生人是他远方的朋友,虽然素未谋面,但却绝对不是黑巫师,甚至他都不会魔法。海格查看再三,眼前的陌生人没有一丝魔法的气息,半张脸似乎是被利爪撕扯过,已经血肉模糊。就这样,海格收留了陌生人,用白鲜香精帮陌生人愈合了伤口,第二天当格林先生再来到海格小屋时,陌生人已经可以说话了,他非常感谢海格的帮助,并且和海格像朋友一样交谈,陌生人名叫李来自遥远的东方,海格很感兴趣,对于那神秘的大陆他只有小时候在老人们口中听过,李的家乡在一处群山之中,李和他的族人间世代流传着一个传说,传说山上住着能飞行并且拥有神秘力量的人,但是山下之人如果上了山便再也回不来,所以千百年过去了山上是什么样,没有人见过。李也和他的族人一样,日复一日的打猎耕地,直到有一天一只神鸟从天而降,神鸟带来了山上之人的信息,那是一种会说话的纸张”说到这里残嘻嘻地笑起来,“不就是猫头鹰邮件吗?哈哈哈!”小彗星瞪了一眼残,残严肃地咳嗽了一声,继续说道:“李收到信后,认为是山上人邀请他上山,便做好了充足的准备,并且在族人一片反对声中上了山...走了七天的山路,终于到达了山顶,但他并没有在山上发现有人类活动的踪迹,他在纸张上放上了代表自己氏族的图腾-一颗兔子牙,便将神鸟放飞,并向着神鸟的飞走方向一直走一直走,直道他被茫茫的雪山挡住了去路.....”(未完待续)


本文转载自:斯莱特林不相信爱情,侵权请联系删除

9次浏览

全部回复(3条)

额,只想点个赞,占个楼

0

楼主自己写的吗,感觉还不错哎

0

真不错看了好久坐过站了🌚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