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乐对决》主线第十五章丨冰海

卡露拉已经在停机坪等着阿维和尤弥尔了,显然,刚签完33份保证书的卡露拉不太开心,脸上的表情像是被掏空了似的,在看见阿维的时候,她像是要哭出来了一样。

阿维有些担忧:“你还好吗……?”

“好啊,好得不能再好了……”卡露拉抓住阿维的手:“召唤师,赶快带我离开这里,我好累……”

阿维:“……”

“可以出发了吗?”一个站在机舱入口处的男人,正对着登机梯下方的众人喊:“物资在上面,上来!”

德兰博士拍了拍阿维的肩膀,又抬起手腕看了眼时间:“你们该出发了,待会儿科莱尔指挥官会教你如何使用装备和工具。”他抬起头:“刚才说话的就是科莱尔,放心吧,他很专业。”

除了紧张之外,阿维的心中还有些别的————难以言明的情绪。在这种无名情绪的影响下,就连天上灰色的云层都看起来更加浑厚。

冰海是怎样的地方,阿维没有去过,资料里也没有介绍过,但从发放的物资看来,这一趟大概有一定的危险度,说不定还是一不小心就要命的那种。

科莱尔指挥官一直在叮嘱他们注意事项,任务流程似乎不难,唯一不便的地方是不能打草惊蛇。魔物一方有人类存在,如果正面对抗指不定会让那些人陷入危险之中,所以指挥官与其他人都无法与阿维一同调查。

但他们准备了好几种联络装置,这种规矩一直都有,他们从不拘泥于单单一种联络设备。在陌生的世界里,没什么比保持联系更重要的事情。

在穿过一大片云层之后,飞机的高度下降了几分,下方的地形与其他地方都有着显著差别,高山在阳光下闪动着略显单薄的白光,所有的山峰都朝着某个方向汇聚。

已经到达万神殿的领土上空了。

万神殿是一处古老而神圣的地方,据说此处的布洛克们与其他种族相比都颇有差别,他们遵循着古老而秘不可宣的规矩,统治着这一领域的主体,也就是圣山之上的殿堂。

万神殿势力的起源是冰海,虽然冰海现如今算是万神殿领域的一处地区,但它以前并非如此模样。现在,冰海已经成了一片无情又危险的区域,寻常的生命绝对不会选择在此生存。

正因如此,某些邪恶势力则会刻意选择这种地方,来建立隐蔽的营地。

“尤弥尔……”快到冰海的时候,大家都开始休息补充体力了,阿维忽然戳了戳尤弥尔的脑袋。

他狐疑地看向阿维。

“你有没有……”阿维凑过来,在他耳边说:“注意到那个人?”

在机舱座椅的最后一排,有个自始至终都没挪过位置的男人。

他穿着一件还算薄的外套,体型不算健壮。兜帽将他的上半部分面容遮住,就连剩下的部分也隐藏在灯光朦胧的边缘里。

尤弥尔摇头,把声音压小:“你说之前我也没看见。”

正在打瞌睡的卡露拉忽然猛地睁开眼,凑过来,挤到阿维的衣领下方:“你们在背着我说什么?”

尤弥尔翻了个白眼:“睡你的觉。”

“在说我坏话吗?”卡露拉怒目而视。

阿维犹豫了一会儿,说:“你们知道刺客信条么?那种兜帽……”

尤弥尔:“?”

卡露拉:“?”

“算了。”阿维摇摇头:“可能他是备用飞行员?不过总觉得他身上有种深奥的气息……”

事实证明,阿维猜错了,那并不是备用飞行员。

他们在冰海边缘的一处森林半空进行降落,长长的软梯在狂暴冷风中晃动不已,科莱尔毫不犹豫地往梯子尾端加了足足两个最大号的稳定器。

戴兜帽的男人抢先一步离开了飞机,他顺着一根平平无奇的绳子——动作麻利地溜了下去,接着就消失在漫天的飞雪里,甚至连防寒服都没有带。

“注意安全!孩子们。”科莱尔的喊声唤回了阿维的注意力,他让几个特工帮阿维他们穿上装备和防寒服,眼神里似乎多了些之前没有的担忧,但掩盖在指挥官的威严之下。

尤弥尔也披上了一件为布洛克特制的防寒服,但他不需要像人类一样裹上那么多,只要一件就够了。他从没来过冰海的领域,但之前的想象中,冰海应该与其他下雪的地带差不多。

直到亲自来了,才知道这里鲜少有布洛克踏足的缘故。

这里的风里蕴含着某种东西,像是腐败而古旧的魔法,而且温度实在是令人望而生畏,就算是穿着防寒服,都觉得一股玻璃渣似的寒意往里窜。

尤弥尔作为一个战士的警觉在脑海中频频闪动,这里一定有些什么的,但风雪太大,下方的森林像一条巨大的毛毯般铺在绵延的雪地中,安静得可怕,将一切都掩盖其中。

要小心。

他如此告诉自己。

按照计划,他们需要穿过这片森林到达东边某处,途中需要对可疑的东西进行记录,用某种纽扣大小的特殊相机拍摄并传送到科技塔。

到达目的地后,调查才真正开始。

森林之外的风雪呼啸声异常喧嚣,但一踏入林间,声音似乎都被这些树木吞噬了,只剩大片雪花落在高处树冠的动静,听起来密集而干燥。

“这地方跟我想的不同。”卡露拉裹着防寒服飘在半空,紧紧跟着阿维:“还以为地上会是平坦的积雪呢,原来全是鼓囊囊的。”

她指的,是森林中的地面。一般而言,多数这样的森林里都较为平坦,与树木的品种有关,不像那些温暖地带的树一样,将它们粗大的根系留在外面。

但这里很奇怪,地面上覆盖着一层碎雪和坚冰的混合物,透出下方看不出内容的东西,不像是土壤,也不像是树根。

而且,看起来的确鼓鼓囊囊,有些像是被包裹住的鹅卵石。

“不要好奇这种无关紧要的东西。”尤弥尔非常警惕,从进来到现在都在不停四处张望。他的目光落在那些厚厚的树冠上,又落在周围的树干上,还时不时用担忧的目光扫视阿维和卡露拉。

卡露拉觉得他有些警惕过头:“你也太胆小了,不至于这么怕啦。”

尤弥尔没把她话里的刺放在心上,只是将目光拉远:“这里有什么东西,我敢肯定,这感觉不会错的。”

“我们要不要把附近的全景拍一张传过去?”阿维携带的特殊相机挂在他脖子上,他看了看,相机安静得像是一颗低调的黑珍珠。

尤弥尔点头:“听你的。”

阿维用提前设置好指纹识别的那根手指,轻轻碰了相机一下,感受到一阵微弱的震动反馈。

“拍好了?”他用指尖夹起挂相机的链子,想要找找摄像头在哪。

卡露拉却忽然问:“那是什么?”

阿维和尤弥尔往她所指的地方看去。


0次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