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馆梦醒形骸记

套装内容:
梦醒之瓢
以黑漆与金粉装饰过的葫芦,已看不出本来的颜色,好像主要作用是演出的道具。天目、经津、一心、百目、千手,

曾并为稻妻「雷电五传」五支。
而今却只剩「天目」一支仍有师徒传承,
「一心」一支,勉强算得有后人在世。
在民间看来,这不过是时间流转的必然结果,
却不曾想那些突如其来的衰败都暗藏玄机。

流浪者绝不会承认,
自己的所作所为是出于对刀匠的报复;
当然也绝不会提起,
计划才进行一半,自己就突然索然无味的原因。
他只会用从某个学者那里学来的语气说:
「这一切,不过是人性的小小实验。」

稻妻的传统戏剧中,有一类角色被称呼为「国崩」。
他们通常都是意图窃取一国、玩弄阴谋诡计之人。
在流浪的最后,他凭借自己的意志选择了这个名字。
而他之前使用过的名字,就连他自己也不记得了。

稻妻的传统戏剧,常以三幕之名相连为剧名,
譬如《堇染》、《山月》、《虎啮鉴》三幕,
合为《堇染山月虎啮鉴》一剧。
或许终有一天,这具形骸所经历的一切,
也会化为人类口中的故事,地脉遥远的记忆。
只是现在,属于他的第三幕仍在上演。

华馆之羽
于避世之幽馆中一同带出的箭羽状的凭证,因创造者的怜悯之情,而与某具沉睡之躯一同置于馆中。流浪多年的倾奇者已不会再想起它,

但闭上双眼,却仍能看到踏鞴砂的月夜与炉火。
年轻仁厚的副官说:
「这金饰是将军大人所赐身份之证,」
「但你行走世间时,若非万不得已,」
切不可将自己的身份透露给他人。」
刚正不阿的目付说:
「这枚金饰是将军大人所赐身份之证,
但你既非人类亦非器物,
在下只能这样处置你,还请你不要怨恨!」

摒弃昨日的倾奇者已不会再想起它,
但捂住耳朵,却仍能听见那年的暴雨与狂风。
一双双期盼的眼睛说:
「这金饰是将军大人所赐身份之证,」
「定能救众人于水火吧。」

灵动美丽的巫女说:
「这金饰是将军大人所赐身份之证,」
「将军绝不会弃你不顾。」
「我亦会尽己所能,即刻派人相救…」

…然而,金色的箭羽最终被尘土覆盖,
一切故事也被业火焚烧得无影无踪。

形骸之笠
流浪者在旅途中遮光避雨的斗笠,但后来却成为了遮挡面目、隐藏表情的便利道具。「流浪者,流浪者,你要去哪里啊?」

流浪的少年被孩子喊住。
他是踏鞴砂工匠的孩子,虽然生了病,却仍有清澈的双眼。
少年告诉孩子,自己必须去稻妻城。
「可现在好大的雨,他们说之前离开的人也都没有回来!」
少年张了张嘴,最后只好对孩子微笑。
等他再次踏上这座岛屿,孩子已经不见影踪。

「稻妻人,你要去哪?这可不是你能坐的船!」
流浪的少年被港口的船夫拦下。
在少年拔刀之前,同行的男人伸手止住了他。
男人告知船夫,这个异国的少年将与自己同行。
「原来是大人的客人,是我冒昧了。」
男人递给少年御寒的外套,但少年摇了摇头。
现在他只想知道,此次远行能见到什么有趣的东西。

「执行官大人,你要去哪里?」
少年最讨厌聒噪的人类,他反手打了部下的脸。
但少年也最喜欢观察人类的惊恐与无助,
或许正因为表情丰富,这个愚蠢的部下才会被他留在身边。
他告诉跪在地上战战兢兢的人,这次东去蒙德。
「属下明白了,这就让直属护卫们准备!」
护卫并无必要,但他已懒得再与蠢材废话。
他再度戴上了流浪人的斗笠,只身向东行去。

「孩子,你要去哪儿啊?」
归国的少年在路边被名老妪喊住。
他告知老妪,自己准备向西去。
「要去八酝岛吗,是去做什么啊?」
老妪并没有多想,只是最近很不太平。
少年带着真诚的笑容谢过她的关心,说自己与人有约在先。
小船缓缓靠岸,一个异国装束的女人站在岸边,
远远地向少年抛出一枚小小的晶球。
少年轻松接住了晶球,将它对准了如血残阳。

荣花之期
六瓣花形状的小型金饰,以永不凋零之姿,阅遍俗世易逝的荣华。梦中所见是月色下随歌起舞的幻影,

仿佛是遥远往昔那白纸一般的少年;
又仿佛是怨憎与苦难悉数消散之后,
才最终显露出的易碎而单纯的自我。

浮浪人并不知道自己拥有做梦的机能,
以为这或许是学者们的小把戏,
又或许是曾经那颗心脏微不足道的抵抗。

「你曾获得过梦寐以求之『心』,」
「可那不过是谎言与欺瞒的道具;」
「而如今,你终将真正获得属于你的东西,」
「这具假合之身也将得以问鼎尘世的大权。」

「然而,这些都不过是一期荣华之梦,」
「终究会飘散在大地苦难的嗟叹里吧…」
不知是未来还是过去的自我这么说道。
浮浪人根本不以为意,毕竟梦醒之时,
消散的并不是自己,而是缥缈的未来。

众生之谣
于稻妻而言乃是舶来品的小物件。名为机芯的零件已被卸下,指针也不再转动。他最初是作为「心」的容器而诞生,

却在睡梦中淌下泪珠。
创造者无可奈何地察觉到:
他无论作为器物或人类,都过于脆弱了。

创造者不忍将他毁弃,于是让他继续沉睡下去。
在她之后的创造里,也摒弃了存放心脏的设计。
不久后,世间最为尊贵、最为殊胜的「证」,
便因无处安放,被送到了影向山的大社之中。

后来,美丽的人偶苏醒了,开始了流浪。
他见到了许许多多的心,
善良的,正直的,坚毅的,柔软的…
人偶也想拥有一颗心脏。

再后来,美丽的人偶终于拿到了那颗「心」,
那是他诞生的意义,存在的目的。
但是,它却并非人偶真正想要的东西,
因为它并未蕴含任何祝福,
只是一颗用友善的外表所包裹的,
充满自私、虚伪、狡诈与诅咒的祭品。

善与恶,皆是众生之谣,无用而聒噪。
但只要将这颗「心」挖出来,
就什么都感受不到了…


本文转载自充满未知的未来作者,侵权请联系删除

245次浏览
相关游戏
原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