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染砗磲

套装内容:
真珠之笼
海祇岛的巫女们所供奉的明珠,始终闪烁着点点光芒,从未黯淡。海祇岛之神君所赞美的明亮真珠,于海民而言乃是无价的珍宝。

以真珠为主题的「御呗」,从来都是仅现人神巫女有资格歌咏的。

传说沐浴虹光的砗磲感念海祇的柔情,于是生出了无垢的真珠。
而日后被奉为现人神的海祇大巫女一脉,最初由真珠孕育而来。
自砗磲斑斓柔软的摇篮漫步而出,与海月共舞的姐妹深受恩宠,
欣喜慈爱之余,大御神赠之美玉,赐她们追逐天光的纯净梦想。

在身上流淌着海祇之血的人子手中,真珠亦将更显明亮。
或者这也许只是又一则古老的传说,真相早已难以查证。
传说败局之刻,巫女与双子姐妹互换衣装,隐没无穷的波涛之中,
却惟有这一枚明珠在颠簸的波浪中失落,回归了沉静无言的海渊。

渊宫之羽
与珊瑚同色的柔弱彩羽,据说出自巫女的羽衣。诸多氏族初见天光的岁月里,大御神曾于海民中择选巫女。

在这岛歌之史中,最初的「现人神巫女」出自采珠的海女。

降生在那些因无谓的纷争而迷失未来的孩子们中间,
降临在那些因无情的灾祸而失去幸福的老人们中间。
现人神巫女以优雅的岛歌与轻柔的言语抚慰着众人,
在被风暴摇撼的时代,海祇之民第一次寻得了希望。

这株海生之翎羽,传说取自「现人神巫女」的羽衣。
由孩童稚嫩的手偶然摘下,又经多忧之人永久保存。

后来,勇士与神女之俦共奔赴无可挽回的牺牲之所,
现人神巫女的羽衣并未失落,却随着记忆传承至今。

海祇之冠
古老精致的冠冕,由被遗忘的「神人」所拥有。如今被海祇之民精心封存起来。大御神曾在海祇的诸多氏族中间广立神人,亲自为她们加以华冠。

但在神殉之时代结束后,随着神人的离去,雅致的冠冕亦被封存。

海民的传唱中,真珠与珊瑚制成的华冠永远不会沾染污秽。
而有幸受赐海祇之冠之人,正是大御神所认可的「人君」。
为海民尊称为「东山王」的勇猛藩王,或纵横诸海的双子…
皆被大御神慈爱的目光所注视,被岛歌赋予了不朽的灵魂。
传说这些人君曾辅弼大御神,引导海民在岛屿间耕作渔猎。
然而,随着命定殉身之战不可避免地到来,神明就此陨落。

带着来自海渊的希望与记忆,浸润着失落已久的文明与历史,
这些精巧优雅的冠冕,随同其主人一起滑落进入遗忘的裂隙。

海染之花
染上多变海色的轻柔之花,在月光下闪烁着奇妙的色彩。海生的娇嫩花朵,花芯中央点缀着纯净的珍珠。

海民的岛歌中,此种花朵盛放在珠光的海渊下。
浸润海女的相思与月光的柔情,泛着闪闪珠光。

当一切纷争止息,海兽不再为孤独的同伴哀泣,
当月亮自东山升起,优美的神君起身伊呀歌咏。
「快来呀,海女们,快来看呀,我心上的人,来看今夜的月光。」
「即使东山在今夜陨落,稻光与风暴也决不能遮蔽明媚的珠华…」

孤身的巫女哼唱着歌谣,在染上月色的波涛中翩翩起舞。
海女们忘记了失落的忧伤,就连柔嫩的花儿也重获色彩。

离别之贝
明净无垢的贝壳,来自深邃无底的大海。在悄无声息的荧色深海中,时间总是显得格外悠长。

即使明净的贝壳,也时常因漫长的寿命而变得健忘。

海祇之民自黑暗绵远的海渊之下渡来,告别了深海悠长的梦。
远离了暗夜龙嗣的窥探,沿磷光的珊瑚之梯攀上了阳光之国。
传说在那时,海渊之民总会取走一枚贝壳,作为氏族的纪念。
而那些失去氏族的孤独者,也将在此时被接纳进入新的家庭。

在先民的古老语言中,这些洁净的贝被称为「别离」。
相拥的双方不会因为外力分离。但相依也绝非永恒的。
它们是先民们向海渊的告别,亦是阳光下新生的开始。



本文转载自充满未知的未来作者,侵权请联系删除

300次浏览

全部回复(1条)

已经开始给我芭芭拉刷了

0
相关游戏
原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