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点意思Vol.102:荣光不再的“仙剑”IP,够格叫价5个亿么?

忆当年,国人游戏玩家但凡提及本土RPG游戏,必然会率先想到“三剑”。所谓“三剑”,它们分别指由金山西山居出品的“剑侠情缘”系列,大宇打造的“轩辕剑”系列,再就是同属大宇的“仙剑奇侠传”系列。且说这“三剑”之中,又数“仙剑奇侠传”系列的人气最高。



光阴荏苒,物是人非。在2021月4月,“仙剑奇侠传”IP的持有者大宇公司突然宣布,其有意打包出售“仙剑奇侠传”IP(仅限中国大陆地区)连同游戏开发公司北京软星(下文均简称为“北软”)的49%股份,或是将“仙剑奇侠传”IP(仅限中国大陆地区)以长期独家授权的方式授予第三方,而交易底价需不低于22亿新台币(约为人民币5.05亿元)。



别说,官方的这则宣告着实令国产游戏爱好者特别是一众“仙剑”迷惊诧莫名!



(一)



让我们简单回顾一下“仙剑奇侠传”系列的发展史。



1995年,大宇公司正式推出《仙剑奇侠传》。本作的主创是姚壮宪,粉丝通常昵称其为“姚仙”,而开发团队的其他成员均来自大宇内部的狂徒创作群。



且说《仙剑奇侠传》发售后立即大卖,据称其首月销量高达10万份,而这显然得归功于本作在剧情、配乐、玩法等方面的卓异素质。附带再说一句,《仙剑奇侠传》的剧情尤为触动人心,李逍遥、赵灵儿、林月如等角色之间的爱恨纠葛不知赚取了多少玩家的眼泪。



受到《仙剑奇侠传》的成绩鼓舞,大宇将续作的开发计划正式提上日程。有必要指出,从《仙剑奇侠传3》到《仙剑奇侠传4》,期间的“仙剑奇侠传”系列单机游戏作品均由大宇在中国大陆成立的子公司上海软星(下文均简称为“上软”)开发,而《仙剑奇侠传5》之后的“仙剑奇侠传”系列单机游戏作品则由北软负责。至于《仙剑奇侠传2》的情况较为“特殊”:该作原本由大宇本部的狂徒创作群开发,不过途中制作人员集体离职,而剩余的开发工作被姚壮宪联合大宇内部原负责《轩辕剑》系列的DOMO小组紧急接手,这直接导致游戏的成品质量不尽人意。



上软Logo



北软Logo



在系列里存在感较为尴尬的《仙剑奇侠传2》,其实是一款“接盘”性质作品



颇值得一提的是,对于更多国人而言,他们主要是通过官方授权的真人改编电视剧而知晓“仙剑奇侠传”系列。其中《仙剑奇侠传》的改编电视剧上映于2005年,主演涵盖胡歌、刘亦菲、安以轩、彭于晏等影星。时隔4年后,改编自同名游戏的电视剧《仙剑奇侠传3》问世,其主演包括胡歌、霍建华、杨幂、唐嫣、刘诗诗等。这两部改编电视剧上映后均成功引发收视热潮,并被公认为银幕经典。



(二)



如今回过头来看,对“仙剑奇侠传”系列发展影响最大的一款游戏作品,非《仙剑奇侠传3》莫属。



为何这么讲?原因其实很简单,《仙剑奇侠传3》乃系列里首款启用3D引擎的作品,而本作的游戏系统对比系列前几作更是堪称革命性的飞跃式进步,至今仍有不少玩家(比如笔者)将之视为系列最佳。非但如此,《仙剑奇侠传3》的商业成绩同样颇为不俗:本作共售出50多万份(其盗版的销量则高达300万份),这在当时的国内单机游戏市场绝对称得上是奇迹。



奈何问题在于,这一作也是上软同母公司大宇产生嫌隙的开端——据资料显示,当年大宇仅给上软提供约65万美金(约合540万人民币)作为《仙剑奇侠传3》的开发启动资金,而且员工的薪资待遇普遍偏低。等游戏热卖后,大宇本部又粗暴抽走上软的大多数利润并用于研发自家的网游项目。开发资金的匮乏,利益分配的不公,最终导致上软的诸多开发人员愤然选择离职。



即便如此,身为上软开发组主心骨的张毅君(“工长君”)仍咬牙启动续作《仙剑奇侠传4》的开发,结果母公司大宇一如既往地提供上软以偏低的开发资金,反倒是折腾多年却依旧难产的《仙剑奇侠传OL》被大宇分配了最多的开发资源。



顶着巨大的压力,上软在2007年推出《仙剑奇侠传4》。


作为“仙剑奇侠传”系列的第四部正传性质作品,《仙剑奇侠传4》首度启用写实风格的3D角色模型,其在配乐、游戏性方面的表现也是颇有亮点。然而,不容否认的事实是《仙剑奇侠传4》所呈现的画面效果已经明显落伍,甚至逊色于同期的部分国产网游,此外游戏里随处可见大量的内容删减痕迹。至于原因?本作那总计区区数百万的开发预算就是关键。



无论如何,《仙剑奇侠传4》依旧创下发售后一周内销量突破20万份的喜人成绩。可就在这款游戏问世后不久,上软的开发成员集体离职,其中大部分上软员工追随张毅君,创建了一家新的游戏公司烛龙,其代表作就是“古剑奇谭”系列。据说,由于上软的“暴死”有相当一部分原因是因为盗版市场的冲击,故而自此后国内破解小组私底下达成了一个君子协定:不再首发对国产单机游戏出手。



继续讲“仙剑奇侠传”系列。上软沦为“空壳”后,大宇对外宣称上软被并入北软,并让北软全权接手“仙剑奇侠传”系列新作的开发工作。2011年,北软正式推出《仙剑奇侠传5》,该作由姚壮宪领衔主导制作,总销量超过140万份,称得上是系列里的一大里程碑。



然而,与其说《仙剑奇侠传5》的成功是靠自身的品质,还不如说其受益于当年《仙剑奇侠传4》留下的“遗产”,证据就是玩家特别是系列老粉丝对本作的评价普遍偏低,这一现象直到官方推出质量打磨得更为充分的资料片亦即《仙剑奇侠传5前传》才稍稍有所改变。



再之后就是问世于2015年的《仙剑奇侠传6》。该作早期采用“虚幻3”引擎开发,后因故换成Unity 3D引擎,而引擎的技术更迭直接导致游戏的早期版本优化极差,甚至很多玩家根本无法流畅游玩,故其被不少人公开讥讽《仙剑奇侠传6》为“显卡齐瞎传:泰坦陨落”。



由于《仙剑奇侠传6》的销售成绩未能达到大宇的预期,大宇索性暂停系列新作的开发,转而积极以自研和授权的形式推出诸多“仙剑奇侠传”IP手游捞金,正是从这段时间开始,“仙剑奇侠传”系列在玩家心中的地位一路狂跌,此点甚至殃及到大宇的“仙剑奇侠传”IP影视化计划——2016年,改编自游戏《仙剑奇侠传5》的电视剧《云之凡》上映,但该剧的收视率与口碑均不尽人意。



(三)



为何大宇会突然选择出售“仙剑奇侠传”系列IP?



官方给出的理由倒是异常简单粗暴:如今大陆的PC游戏版号获取极为困难,故不得不出此下策。



乍听起来大宇的“诉苦”挺有道理,但如果我们稍微深入分析一番,便不难发现大宇的借口有多么的苍白无力——众所周知,由于Steam等数字游戏商城的风行,如今无论是国内游戏厂商发售正版游戏,还是国人游戏玩家购买正版游戏,均已不再受国内PC游戏版号的掣肘。



随便举个例子,在国内停止游戏版号发放的2018年,烛龙的《古剑奇谭3》便顺利登陆Steam平台,并创下总销量破100万份的优秀销售成绩。更加不用提,大宇自己当下就在积极借Steam平台,面向大陆玩家售卖包括《大富翁10》、《轩辕剑柒》连同前文所提及的“仙剑奇侠传”系列旧作等游戏。



那么,让大宇决定出售“仙剑奇侠传”IP的真正原因是?



答案其实并不难猜——据公开的资料显示,近年来“仙剑奇侠传”系列在中国大陆地区创造的营收正逐年暴跌。笔者有查到这么一组数字:在2018年,“仙剑奇侠传”IP为大宇创造59.04%的营收,但这一数字在2020年已经暴跌至28.54%,此外按照大宇自己的说法,“仙剑奇侠传”系列作品的主力开发者北软每年都产生高达约2000万人民币的亏损……综合利弊来看,昔日荣光无限的“仙剑奇侠传”IP对于大宇而言,前者已从“香饽饽”、“摇钱树”沦为“烫手山芋”。



更加让人啼笑皆非的是,在2018年,新华社曾出品过一份国产文娱IP价值报告,结果显示已有超过20年历史的“仙剑奇侠传”IP价值仅位列总榜的第12位,远不如“秦时明月”、“熊出没”等新秀,而即便在游戏类IP榜,“仙剑奇侠传”的排位也落后于“梦幻西游”、“王者荣耀”等后来者,甚至逊于大宇自家的“轩辕剑”系列。



最后笔者再来尝试回答一个问题:“仙剑奇侠传”IP连同北软约一半的股份值不值5个“小目标”?



对于这个问题,笔者有幸找到一则可参考资料:在2018年,中手游出资2.13亿元人民币购得北软的51%股份,连同“仙剑奇侠传”IP的研发与发行权……就地做一个简单的计算,即便我们考虑入通货膨胀的因素,显然这一回大宇针对“仙剑奇侠传”IP而开出的报价也忒高了点~



(结语)



眼下,北软的《仙剑奇侠传7》正蓄势待发。



就现有情报来看,该作的开发成本高达5000万人民币,基于业内技术领先、同时也是“仙剑”迷念叨了很多年的“虚幻4”引擎打造。



更重要的是,官方先行推出了预热的试玩Demo,而就网络上玩家的反馈来看,该Demo所呈现的游戏质量还算不错。



那么,你会给《仙剑奇侠传7》来一发么?






作者:暴雪Boy_神焰







19208次浏览

全部回复(16条)

5亿可不止,仙剑无价

0

不思进取被淘汰很正常

0

会的 情怀啊

0

应该会看看

0

仙剑ip讲道理应该是目前国内最具潜力的,价值最高的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