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舞罗裳】凤凰于飞

“公主有什么心事吗?”侍女捧着容琇的手,用锦帕拭去水痕,“自今早起来,便一直闷闷不乐。”
容琇直接拿过帕子随便擦了两下,便扔在托盘上:“哪需要这么精细。”
“去马场。”容琇挑中了一件红色裙装。
侍女一边为她宽衣,一边小心开口道:“娘娘已经吩咐下来,把弓箭和马鞭都收起来。说是……以后不许您碰这些。”
心头涌上怒火和委屈,容琇抿着唇,掀起璎珞珠帘,走进内室:“不许跟过来!”
层层帷幔遮住容琇的身影,熏香炉里燃着沉水香。再看屋内的摆件,蜀锦刺绣的屏风,檀香木雕成的小案,墙上镶着南海夜明珠。身为酆国最受宠的公主,容琇自然是被千娇百宠地养大,是真真切切的掌上明珠。
容琇摩挲着指腹的薄茧,不禁苦笑,可惜她不甘当个受宠的骄纵公主,自小就都要和太子哥哥争个高低,偏要占全了文韬武略这四个字才满足。但自从及笄后,母后不再允许她骑马射箭,甚至私下劝她学习女红,当个安分的待嫁公主。
幸好,容琇抬起手,幸好她遇到了这世上最珍贵的宝物。
炫目的羽毛从容琇的指间抚过,华美无双的凤凰垂首,亲昵地凑到容琇身前,仿佛是无声的安慰。
“今天还是不开心吗?”容琇怜惜地抚摸着凤凰羽毛,微微抬头凝视白凤的双眸,那双宛如红珊瑚的美丽眼睛里,凝满了奄奄一息的哀伤。一时间,容琇的心中似乎生出同样的悲伤。
凤凰本应是祥瑞之兆,被凡人顶礼膜拜。可不知为何,这只突然出现的凤凰离不开她的寝宫半步,甚至除了她,没有人能看到。她的侍女行走时穿过凤凰的身躯,就像穿过一个幻影。自那时起,容琇便不让别人踏进内室半步。
白凤整日郁郁寡欢,她也为之心痛。可无论她寻来最华美的宝物,还是最甘冽的清泉,都无法让凤凰欢欣片刻,也无法让凤凰展翅飞舞。
“如果你能展翅飞于九天之上,该多好……这座锦绣宫室就像一只金鸟笼,困住了凤凰。”
容琇低声喃喃,不知是向谁诉说……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宫里气氛突然冷凝下来,来往的宫人更加谨慎小心,生怕惊扰贵人。一瞬间,似乎所有人都有了共同的秘密,而容琇一无所知。
“你们到底瞒了我什么?”容琇冷声问道,她罕见得发了怒,美目扫了眼瑟瑟发抖的宫女,“还不快说!”
宫女立刻跪在地上,颤声道:“公主饶了奴婢,是娘娘让奴婢瞒着您的!”
容琇冷哼一声,拂袖离开:“我去问母后!”
容琇一身红裙,风风火火前往坤宁宫。平日里,坤宁宫总是一派奢华景象,如今却少有宫人行走。正值深秋,竟然显得有些萧寥。
这是怎么回事?容琇心中困惑,威逼挥退了侍卫,悄悄进了母后的寝殿。刚一靠近,她便听到母后的啜泣声。
“梓潼……”
“朕知道你心痛……太子的死……”
容琇顿时觉得天崩地裂,太子哥哥出事了?
“难道陛下不知道,太子的死和宗室有关!”
在容琇面前,母后一向是最完美优雅的女子,她从未听过母后如此失态而尖利的声音。
容琇眼前一黑,太子哥哥……
“如今酆国没有储君,朕也没有第二个儿子,除了从宗室收养,哪里还有别的办法?”皇帝的声音沧桑无力,仿佛一夕之间老了许多。
她绝不能让罪魁祸首得到皇位!一时间,容琇的心中只有这句话。
羽毛无声落下,华美的凤凰突兀出现,盘桓在容琇身侧。电火光石,容琇明白了为何凤凰只有她能看到,为何凤凰仿佛被困在寝宫,为何凤凰总是流露出令人心碎的悲伤。
那只凤凰就是容琇自己,她不想成为一个普通的公主埋没在夫君宅院里,千年后成为史书里一笔带过的庸碌凡人。她自幼善骑射,善诗书,与太子哥哥一样,都曾被父皇抱在膝上听殿下大臣谈论朝事。她曾被太傅夸赞“惊世之才,不输任何男子”。一个皇子要做到的,明明她能做到最好。
容琇推开殿门走进去,昂首道:“那便立皇太女!”她一身红衣如火,华贵无双,宛如酆国最骄傲的凤凰。
这一刻,容琇终于听到凤凰展翅高飞的声音。

77次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