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同人】折戟沉沙(少年篇·一)

【烟雨同人】折戟沉沙(少年篇·一)

作者:从不咕咕的勤劳包

”承盛十四年,为平西北碧游教,敖老将军率三百轻骑,甘当前锋......“

”三百英魂,孤军深入,诱得教众千余,助苍狼铁骑大破碧游教......“

”斩获寇首八千余,保西北边境太平.....“

”胡虏破,家国定......“

”敖氏亡,天人存......“

”敖氏军,外破胡虏,内斩奸佞,世世代代出忠义之辈。“

”赏敖氏遗孤良田千顷,黄金万千......“

—— 敕命 明承盛十二年九月三十日 之宝


(图片已获得LOFTER太太顾琅授权)

夜深了,苍狼军营里除了守夜的士兵,都纷纷睡了去。

弟子精舍内,躺着一位黑衣少年。

这是敖宇来到苍狼的第六个年头。

他枕着柔软的枕头,四周却充满着男人身上的汗味,还有狼枪上的血腥味。

他的黑色长袍,自从训练场下来后,就没有换下。

在挥汗如雨的训练场,黑色的衣袍早就被汗水浸湿,留下一圈又一圈汗迹。

他整日同训练场的士卒搏斗,一次次摞到别人的同时,又一次次被别人摞倒。

他整日同教场的马儿奔跑,身上溅得满是泥污。

毕竟战场是在泥泞中一路前行的,厚重的铠甲下,经常挥汗如雨。

他很爱干净,也很能容忍脏污。

敖宇从枕下摸出一张锦帛,缓缓打开。

像一个初生的婴孩,缓缓抚摸锦帛上的字迹,看得太久,竟然生出了几分陌生感。

这是他每日做完师傅留下的课业后,一定会细细阅读的东西,六年来,日日如此。

不是少女赠与爱郎的情话,

不是爹娘对孩儿的叮嘱,

是一张浸满了他父兄鲜血的封赏书。

父亲究竟是不是自愿去做那前锋......

不得而知,也不敢得知,更无从得知!

他重重的捶了一下床,痛苦的闭上眼睛。

回忆与现实不断交织,就像有人在他面前搭起一方硕大的戏台——

三个幼小的孩童,不断重复着他难以追复的过往......

来到苍狼的这些年,他总是做着同一个梦。

三个幼小的孩童,他、他的大哥、他的幼弟。

他们拼命的向前奔跑着,想躲开命运的大手......

他们很想逃跑,想躲避身后人的追捕。

他们手拉手相互扶持,他们慌不择路的逃跑。

他们不明白,为何大树一般的父亲,有一天会轰然倒塌。

他们不明白,什么叫”皇命难违“......

这个梦做了上千次吧?

可惜没有一次圆满。

一次都没有......

自己在梦中,或是见到大哥被一箭穿心,或是幼弟和自己失散,怎么寻都寻不回......

千回百转,

却无一次,和他们远走高飞。

兜兜转转,

终其所有,只余他孑然一身。

就像一个怎么也解不开的结!一个怎么都逃不开的死循环!

他想痛苦的嘶吼,却拼命压制着自己。

年轻的咽喉,发出无比苍老的声音。

他一手捂面,却发现一片湿润。

!!!

屋舍里不会有雨啊?

难道是他的泪吗......

”敖宇,你醒着吗?“门外传来李方寸李先生的声音。

”先生稍等,我就来。“敖宇仓促抹了把脸,外出迎接先生。

比起师傅赵锐,李先生更像他的父亲。

”跟我去一个地方。“

敖宇不语,默默牵来马儿,打马随行。

一路,二人无话。

大漠的风沙很大,吹得人脸上生疼,也吹得人心里空落落的。

”李先生。“敖宇忍不住出声到。

”我想问问您,我的父亲,到底是如何死的。“

”我的兄弟,到底身处何方。“

他鼓起勇气到。

回答他的是一阵沉默。

”宇儿,你可有想过成家?“李方寸突然问道。

李先生唤得是”宇儿“,不是”敖宇“......

就像一位父亲,轻唤着自己的儿子。

”父亲大仇未报,兄弟生死不明,尚未有这个念头。“敖宇摇了摇头。

”苍狼的男儿大多晚婚,因为自从入了苍狼军,便需整日训练,四处征战。“

”所以大多都误了自己的婚龄,不过因为苍狼军的身份,坊间还是有很多姑娘爱慕他们的。“

”即使年岁大了也不愁结婚。“

”民间还有这样的传说,哪位少年郎出征了,他的恋人便会在大漠尽头,“

”点燃一盏孔明灯,为他祈福。“

”这一等,就是好多个六年。“

”那段日子,天空中都会飘过姑娘亲手扎制的孔明灯,承载着姑娘的愿望,飞向天空。“

”漫天飞舞的孔明灯,温暖而又明亮。“

”可是少年没有回来。“

”当别家姑娘拥抱着归来的将士时,她只能继续矗立在大漠尽头,痴痴地等着远方的爱人。“

”少女等到了试嫁年龄,家里人都开始催促她成婚,不然就找不到好的夫家了。“

”曾经一起点燃孔明灯的姐妹也开始劝她,少年郎可能回不来了。“

”可是姑娘还是坚持着。“

”直到有一天,少年郎回来了。“

”他在战争中残了一只手臂,无法挥动狼枪,也无法和战友一起痛饮胡虏血了。“

”他被淹没在死人堆里,他的同乡都以为他死了。“

”可少年凭着他的一身韧劲走了回来。“

”他放弃了朝廷给他的高官厚禄,回到家乡,娶到了心爱的姑娘。“

听到这个故事有一个完美的结局,敖宇长舒了一口气。

”先生,您的意思,莫不是教我糊涂着?“

”对,宇儿果然聪慧。“李方寸坚定地点点头。

”故事里的那位姑娘,曾被她的爹娘、姐妹、兄弟......“

”被好多好多人劝过不要再等少年了,他们都说他多年未归,一同出征的好友都回来了......“

”定是战死沙场,“

”还有的人说,少年忘了爱人,早已另娶他人。“

”他们都说姑娘装糊涂,姑娘也认为自己在自欺欺人,连她自己都开始怀疑,少年不会回来“

”可她依然等待着,糊涂了几年,不也美梦成真了?“

”很多事情,很多谜团,需要的只是时间。“

”这也是赵将军的意思。“

敖宇叹了口气,装作释然的点了点头,可心却五味陈杂。

生便是生,死便是死。

先生为何要如此委婉地回答他,教他不要多想,不要多问,时间会告诉他一切。

这更是坐实了他家破人亡的事实!

大哥、幼弟也许早就不在世间,反倒是自己,一直自欺欺人。

忽然觉得心里凉透了。

十方集,三不管地带。

最让人疯狂的,是隐匿在舞坊深处,一个露天的角斗场。

角斗场只在深夜开放,做着世界上最阴暗的交易,人们在这赌钱、易物、赌命......

绿林草莽、三流九教、达官显贵,只有你想不到,没有你看不到。

怕被有心之人识别,角斗场还特意为客人们分发各式不同的面具,遮住交易双方的真容。

李先生说,这叫——

死、

无、

对、

证。

敖宇跟随李方寸在人群中穿梭,看着来来往往的新奇玩意,倒也觉得新鲜。

突然,他发现一个十分熟悉的身影!

!!!

是赵锐将军!!!

他为何会来!!!

先生早有预料?那为何不前去会和?

还是碰巧撞见?老顽固会不会大发雷霆,迁怒先生?

赵锐的目光淡淡的扫过来.....

下一刻,却毫无波澜的越过了他们。

是脸上的面具遮住了敖宇的真容,所以教他没认出来。

敖宇松了一口气,不愿与赵锐过多交际,躲在了李方寸背后。

大名鼎鼎的苍狼首领也来这种地方?

细细看去,和赵锐同一上座的,竟然是九千岁!

这阉人何等大胆!

居然敢说自己只差万岁爷一千岁!

他身边还跪着几个白白净净、瘦瘦小小的男孩......

说是男孩,却擦着女孩的胭脂,穿得花红柳緑的,袖下的手臂隐隐透露出鞭痕.....

正瑟瑟的为九千岁捏肩捶腿......

看来是那阉人的娈童了......

呸!

恶心!

下流!

敖宇在心里狠狠唾弃了那阉人一把!

这两个一肚子坏水的家伙凑在一起,肯定不会干什么好事!

”李先生,别来无恙啊。“


6次浏览
相关游戏
生化大作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