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小说:异界人理拯救 15章

异界人理拯救(金木要)
第十五章 故国忆梦·臣子




记忆的迷梦,故国的情怀。

诺阿被卷入一个又一个记忆片段,明明并非自己亲身所经历,却罕见的,她没有质疑过这些记忆的真伪。

漂流着,不断地漂流在古老追忆的长河中……

仿佛失去了思考的理性,空余往日荣光的欢喜。

记忆的宫殿如同一座城堡,诺阿彷徨地走近。在拨开一片一人多高的野草丛后,那座散发着浓浓衰败气息的堡垒便呈现在自己的面前。

诺阿走上前,触摸着那长满青苔、爬满爬山虎的城墙壁,感受其沉睡千年的湿润与腐朽。







记忆一·来自于《诺菲勒的回忆录——吾王》:



吾王,至高无上的人民领袖,百战不殆的军队统领——索菲娅;她平日里与我们这些为臣的骑士们会面时,皆为一身戎装。

她从不在骑士面前披散自己那如爱琴海岸的金沙般秀丽的长发,一直都是盘起来用银质盔冠束缚住。

她将自己从里到外都给钢铁包裹住,绝不在臣下面前露出一丝软弱的少女形象。也正因此,我们才把她当做王来看,而不是一个女人。

那一天,她突然决意攻打号称“万夫莫敌”的阴森古堡——布朗城堡,想讨伐荒淫无道、以残忍无情著称的穿刺王弗拉德。天!这真是英明果敢的决定,吾王将替人民主持公道!当时,我毫不犹豫地站在吾王这边,本以为骑士们都会同意。却没想到阿尔贝托这个家伙投了反对票。还妄图以“连年征战耗尽国力,需要休养生息”这样的狗屁理由来说服吾王,他难道不明白正义的军队所向披靡的道理吗?吾王从来不会打败仗,过去不会,现在不会,永远都不会!

见吾王没有表态,阿尔贝托还怂恿他的好友法比奥一起胡说,我实在看不惯这个新晋的骑士,便直接越过桌子给他一拳……

天!我做了什么?我居然……

我居然一拳打在吾王的脸上,将她的盔冠打落,让她披头散发……

我真是罪不可恕!可我明明是想教训一下阿尔贝托,怎么会打到王呢?

吾王没有怪罪我,她替阿尔贝托挡住了我这鲁莽的一拳,这一天的会议也就不欢而散……

从吾王替部下挡拳开始,我就隐隐觉得——

王……将不王矣……







记忆二·来自于《自传(阿尔贝托之子雷蒙达著)》:





我的父亲在那次荒谬的战争中,前期似乎一直充当着“反派”,无论是反对女王的意见,还是女王因其受伤、威严尽失……都令我的父亲处在舆论的风口浪尖之上,各种传言都对他的名声极其不利。

然而正如我父亲教导过我“运气通常照顾深思熟虑者,而耐心是一切智慧的基础。”

他也如是指导着自己走出低谷。

那次远征毫无疑问是惨败,跟随吾王的骑士们只有两位活着回来,一位是身经百战的老牌骑士诺菲勒,另一位是神秘的近卫诺阿;实际上,这位也是我父亲最为忌惮的骑士,他曾抱怨过自己连诺阿的性别都搞不清楚。

父亲没有出征,是因为被舆论压得抬不起头,相当于遭到软禁一般,整天做着整顿国内经济的工作。可一直支持我父亲的法比奥叔叔却只有一只手掌被带了回来……

残酷的战争,悲剧的现实!

事实证明悲观者一直都是正确的,因为他们总是知道的更多。我父亲毫无疑问是这场征战的悲观者,也理所当然的成了真理的伙伴。记得父亲在弥留之际,依然念叨着“索菲娅女王……索菲娅女王……女王她……只是个17岁的女孩子啊……”

我至今还在试图解析我父亲的这句话,我想弄懂他究竟是在叹息着,后悔自己跟错了王,还是他在体谅着王的苦衷。

不过,我只是未亲历者,虽然客观,但也不再真实……





记忆三·来自于《圣战日记(残篇·法比奥)》:





我作为追随女王的十二圣骑士之一,我有职责响应王的号召去参加圣战。

之前的几年,我都做到了,并且完成得很好。然而,我的挚友阿尔贝托却告诉我如今的百姓已经民不聊生,大家都活在一种空虚里,靠着那名为“胜利”的虚荣过活,不再躬耕于田野。我渐渐明白,圣战是恶魔,胜利是毒药,它们在腐蚀、麻醉着我们的心!

请允许我这样措辞,之所以在这次出征前将这些可以称之为大逆不道的言论写在我立志要传承下去的日志里,是因为我预料到自己命不久矣。

弗拉德的凶名已经有近二十年的历史,绝不是索菲娅殿下那尚显青涩的王道所能比拟的。实话实说,我并不觉得索菲娅殿下有尽过王道,她所做的,只是在将人民、战士引向一种名为“圣战”实为侵略的理想乡。而她所做的,和两百年前那来自西边的十字军东征又有何区别?同样是许诺一个根本虚无缥缈的存在,让愚者为其疯狂,让信仰化作悍不畏死的暴力……

索菲娅,她毫无疑问是一个暴君!她诚然从未压迫过人民,但是她变相地在加害着、蚕食着我们的精神。人类应该是爱好和平、安居乐业的,可为什么?告诉我为什么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我越发觉得这次一定会死,如果我真的死了,请将这本日记交给阿尔贝托,他是最能理解我的人,也是最能保存好这篇日记的人,我相信他,正如他相信我一定可以誓死保护女王归来一样……

没错,阿尔贝托这个家伙,真是个不折不扣的傻瓜,笨蛋!

他估计到死都会相信着女王许诺的那个梦想——驱逐一切邪恶、甚至是一度端坐于天堂之上的神明们后那人类自我觉醒、自我主宰命运的时代。

他正是这样的矛盾,既现实,又理想,所以我的日记保存在他那里,一定不会遗失最后、最重要的……(其后字迹无法辨认。)

记忆四·来自于《月球秘史传说——传奇女王索菲娅》:

索菲娅女王是文明大灭绝前后欧罗巴大陆东部索菲娅皇国的皇帝,这个国度即为现保加利亚首都索菲亚。

索菲娅女王的加冕是由于不可抗力的因素——国王战死,身为东正教圣索菲亚大教堂收养长大的修女,她当时还不足十六岁;然而将敌人杀死并且背回国王尸首都是她一个人完成的……据当时还活下来、目击索菲娅从击杀敌人到登上王位全过程的士兵描述:

修女握起了沾血的刀刃,英勇无畏地冲锋陷阵。

她远比东征的十字军残忍,可能仅是为了生还;

然而不可抹煞她带来的胜利,吓破敌人的苦胆;

扛回了吾王的尸骸,让其避免遭遇蛮族的涂炭。

旧主无子嗣,拥立修女为王乃其并肩的骑士们;

执剑之女皇,于铁与血的簇拥中俘获了新人臣。

……

看来,下层民众对于这位新王还是比较不待见的。

索菲娅显然也是明白自己以女人的身份当上国王会招来诸多非议,民心不稳。为了巩固统治,她选择了自诩为正义的征战。在短短七年不到的时间里,这位国王(年轻的小姑娘)带领着自己的军队,发动了席卷整个巴尔干半岛的“圣战”,她带来的胜利果实很好地满足了民众们的虚荣心和成就感。可是,连年征战带来的后果,便是国力日渐衰微,以至于最后的这次远征罗马尼亚的“圣战”惨败。除却补给不足的原因外,还有布朗城堡周围那潮湿阴森的环境以及城堡自身强大的防御反击力等。

值得一提的是,在索菲娅皇的十二人骑士团里,有两位非常有特点。第一位是在这次征战前就出言劝谏的阿尔贝托,若非他在后方主持国内生产的恢复,这次远征绝对等不到索菲娅女王回归,国内就会发生饥荒甚至引起颠覆。

另一位是索菲娅的贴身近侍诺阿,这位骑士自始至终都跟随在女王身边,而他的身世也是始终被一团迷雾笼罩着……

在这次征战失败后,女王将王位传给阿尔贝托,她自己与骑士诺阿则都不知所踪。有人称,女王找到了上古异族打造的神兵,将弗拉德斩杀;也有人说,女王和诺阿隐居了起来从此过上了幸福美满的平淡生活;可笔者认为最靠谱、最合理的还是第三个传言——那一天,诺阿带回来的是替身,而不是女王,真正的女王已经把自己永远的留在了沙场,无生无死。

误解与成见,往往会在世界上铸成比诡计与恶意更多的过错。

真相又是如何呢?正史没有这段的记载,因为索菲娅女王在位时间不足十年,国政也是其麾下有为的骑士阿尔贝托、法比奥等人处理的,她只是相当于一个机器,一个象征,或更加直白而残忍一些的说法——

索菲娅,她是个象征着国家、能带来胜利的战争机器,一具被冠以皇帝名义的国之傀儡。

尽可能少犯错误,这是人的准则;不犯错误,那是天使的梦想。

或许女王自己早就累了,其实,对于这一切最清楚的,还是诺阿。无论是那个时代的谁,都会承认一点——

诺阿才是最亲近索菲娅女王的人。


转载笔趣阁小说@金木要的《异界人理拯救》,侵权请联系删除。

2次浏览

全部回复(2条)

这个剧情真好啊,快更新

0

非常好看,今天这一章字数有点少啊。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