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神风套诞生缘由:少女倾听委托者的诉求,猎杀魔化的坎瑞亚人民

派蒙:旅行者,你刷了那么多风套,可知其背后的故事呀?
冻梨:略知一二,起初我以为是巴巴托斯打造,最后发现我错了。
翠绿之影,玩家俗称的风套。从各种故事背景了解到,其诞生的背后有着一段不同寻常的故事。先声明,虽然玩家可以刷无数件“翠绿之影”,但其实在原神的世界观里,这是唯一的,是某位先人遗留之物。
言归正传。猎人之冠,这是一顶从未沾染过鲜血的猎人帽(理之冠,翠绿的猎人之冠),曾属于民间神话之中无冕的猎人之王。提瓦特本身有神,因此该故事也是真实存在的。远古年间,提瓦特是一片猎物横行的大地,彼时的人类文明受制于各类神灵,除去奴役、圈养的人类外,野外还遗留了许多为了生存而不断争斗的勇者。
传言有位孤独少女,时常闭着眼赤脚行走在林间与原野之上,利用野花遮掩自己的气息(生之花,野花记忆的绿野)。无言而温和的她会倾听人们的请求,人们只需要跟寻淡淡的野花香,就能找到她。她坚信这只是一片虚拟的世界,终有一天,她会在生命的末尾从现实之中醒来。
时间回到坎瑞亚灾厄刚刚发生的时期,猎人从魔物手中救下逃亡的少年,一切开始转变。此前的她,猎杀是为了生存与自然,直到聆听少年的恳求后:复仇、灭国之痛等等情绪开始影响这位善良的猎人。她答应了少年的委托,虽知与内心的追求相违背,依旧义无反顾的前往坎瑞亚。多管闲事的最后就是毁灭,向往的无边无际猎场也永远无法抵达。
古国灾厄降临,司掌草木的神也在灾厄之中一同死去。彼时的人不知发生了何事,但后人皆知,这是天理对越界者的惩罚。草神离去,新神未生,草木不再开口,失去了应有的灵性。猎人只能凭借自己打造的构造奇特的小装置(时之沙,翠绿猎人的笃定),辨别方向行走大地,猎杀这些从古国遗址涌出的魔物。
猛禽翎羽打造的箭羽(死之羽,猎人青翠的箭羽)一次次的穿透蜂拥而来的魔物,带起一阵阵飞扬的黑血。或许他们早已不再是人了吧?被诅咒的坎瑞亚人民化作魔物席卷整个提瓦特大陆,她能做的也只是让他们安息罢了。
长年处于野外,她早已经忘记了人类的语言该如何发声。只能在临近野外人群时,将他们的他们的笑声装入水囊(空之杯,翠绿猎人的容器)之中。每当感到孤寂之时,倾听其中的声音,告诉自己还是人,而非麻木的猎杀者。
坎瑞亚灾难是如何终止,最终猎人又去了何处?唯一留下痕迹的只有那躺在那坎瑞亚遗迹(铭记之谷)中的翠绿之影。她是否回归现实,又或伴随着灾厄一同消失了呢,这无人知晓。而这套翠绿之影,正如那染血的骑士套一样,哪怕百年过去,依旧蕴含了前人遗留的意志,为使用者带来近乎通神的力量。

183次浏览
相关游戏
猎人 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