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软模拟飞行》大火“出圈”,没想到Bug成为了最大卖点…

《微软模拟飞行2020》已经发布有半个月时间了,但它热度一点也没消失,甚至成功“破圈”,引起无数讨论和热潮,甚至诞生了不少段子和梗图。
如果你还没听过它的名字,是时候补补课了:它是微软推出的一款极其逼真的飞行模拟游戏,玩家可以坐在虚拟驾驶舱里操纵飞机飞行、去往世界上的任意地方。你可以简单用PC进行操作,也可以配备上飞行摇杆、方向舵踏板、VR 头显、飞行员座椅和显示器等,完成无限接近真实的飞行之旅。
当然,硬核用户可能会纠正你“这不是游戏,而是严肃的飞行模拟器”,但无论把它当做什么,它可能是史上最真实的“开放世界”:我们所处的整个世界,以完美1:1的比例,都被放到里面了。
玩家们坐在虚拟的驾驶舱里,调整好各项配置,点火,滑行至跑道,起飞,经过或长或短的旅程,来到了一直想去的地方,欣赏着大自然的壮美或人类文明的伟大……就算是“云通关”都能感到无比满足。
作为长达40年历史的模拟飞行系列,时隔14年的最新钜献,《微软模拟飞行2020》(以下简称FS2020) 的很多方面都令人赞叹,特别是它采用的地图还原技术。
从北极到南极,从51区到百慕大三角,只要地球上存在的地方,没有你飞不到的地方,而且地面细节渲染还原程度相当精确。
比如这是 FS2020 里的谷歌山景城总部(除了用的是老版 logo,其他已经比较准确了,来自 Twitter 用户@alanyttian):
这是游戏里的自由女神像:
这些精致的渲染,并不仅限于地标。真的是整个世界都被“还原”到游戏里了。这也是为什么很多玩家进游戏的第一件事,就是飞到自己所在的城市或出生的小镇,然后惊讶地发现:这不就是我的家/我小时候住过的那栋小楼吗!
值得注意的是,FS2020 在 PC 上的安装大小只有152GB——确实不小的安装量,可是这区区152GB,又是怎么塞下整个世界的精致地图的呢??
原理上,FS2020 的地图加载原理和很多大型开放世界游戏差不多,都是按需加载。但即使这样仍然无法装下整个世界。
明白了这些地图数据是怎么下载的,可这些地理细节又是怎么制作出来的呢?当然,肯定不是由开发工作室的人去真的把地球1.49亿平方公里都丈量了……
微软用了一个巧妙的方式:它和奥地利公司 Blackshark.ai 合作,采用人工智能技术,从卫星拍摄的地面照片当中提取视觉基础,再结合其他多种公开的地理数据来源,生成一个相当接近真实的“数字地球”全貌。
这是卫星照片:
这是通过AI技术渲染生成出来的效果:
眼尖的话可以看到复原的并不是特别完美,但这毕竟还是一个飞行模拟游戏,玩家基本上是在天上的,只要生成出来的虚拟环境足够写实、逼真 (photorealistic) 就行了。
玩家脑洞大开,花式炫技
总体上 FS2020 还是非常令人惊艳的。绝大多数地标建筑物和地点的还原程度已经足够优秀了,不少玩家用它花式炫技,玩出了各种花样。
比如苹果上一版 macOS 的命名地点圣卡特里娜岛,玩家 Matt Bircher 就飞到这里,精心调整了游戏的时间、天气、光影,打造出了一张 macOS Catalina 的壁纸:
原版苹果壁纸:
Bircher 制作的优胜美地国家公园 Half Dome 壁纸:
苹果原版:
微软还和瑞士公司 Meteoblue 合作,为 FS2020 加入了实时天气模拟。
巧的是前几天北美正好迎来了飓风劳拉,气象部门已经警告这是今年的第一个四级飓风,但仍然挡不住不要命(也不会丢掉小命)的模拟飞行员们,驾着他们的单翼或双翼螺旋桨小破飞机奔赴墨西哥湾……
他们从各个角度追逐着劳拉,有人飞到上万米高空从上帝视角观看飓风的形成:
这次 FS2020 的天气效果渲染系统也非常棒,体积云的效果很棒。虽然在上图的全局视角来看,整个飓风云图的锯齿化有点明显,但在那些从较低还把直冲风眼的玩家来看,效果不能更逼真了:
FS2020 也支持多人模式。很多网友都飞到了爱泼斯坦的那座著名的小岛上观光,试图破解他“被自杀”的千古谜题……
为了让人们享受更多不同的飞行风格,FS2020 还有许多小的模式和功能。
比如在世界地图上搜索 "fauna"(动物志的意思),就能直接定位到熊、大象、火烈鸟、长颈鹿等多种不同的动物群,选择一个最近的机场,驾驶一架慢悠悠的螺旋桨小飞机,去观赏野生动物吧!
据考过飞机驾照的网友透露,会有 VFR(目视飞行规则)这一项目,也就是考核学员在缺少 GPS 等其他较先进的电子仪器(或者这些仪器失灵)的前提下,能够按照地面上的导航地标完成飞行的能力。
VFR 模式也首次出现在了 FS2020 里,叫做 Bush Trip,也是没有 GPS,需要玩家依靠有限的文字描述(方向、距离、地标描述等等),通过肉眼观察找到路点并完成一系列飞行动作。
Bush Trip 一共有三条路线,第一条是从克罗地亚飞到希腊的圣托里尼,穿越巴尔干半岛,第二条从阿根廷火地岛飞到智利,穿越著名的 Patagonia 地区,第三条从美国科罗拉多飞到风光美丽的优胜美地国家公园,穿越风景壮美的落基山脉。
如此优秀的一款飞行模拟游戏,标准版仅售$60(还包括在 Xbox Game Pass PC版),飞机较少只有20款,而且手工绘制优化的机场数量只有30座;高级版售价$90,25种机型,35座高精度机场;终极版$120,35种机型,40座高精度机场。
因为疫情仍未结束,全球很多人都无法出门,就算能出门跨国旅行也是件危险的事情。幸好 FS2020 给了爱旅行的人们——或者也可以算上那些爱坐飞机的商旅人士——一个足不出户游遍世界的绝佳机会。
虽说 FS2020 超级精美的全球地图得到了玩家的盛赞,但毕竟是用了模拟渲染生成技术,里面还是出现了不少奇奇怪怪的 bug……
奇异的高塔和方尖碑
在游戏里的墨尔本——而且还不是在市区,而是郊区——就出现了这么一栋完全违反建筑学原则和人类常理的摩天巨楼……
这栋和周围完全不搭界的高塔,出现完全是因为一个无辜的错误。
是这样:微软在根据2D卫星照片生成3D建筑物的时候,还参考了 OpenStreetMap 的地图数据。但这是一个众包的地图服务,任何人都可以提交数据,结果赶巧就有这么一位用户"nathanwright120",错把这栋两层的小楼填成了212层……
这个错误在 OpenStreetMap 上倒是已经修复了,但可能因为数据采集较早,还是出现在了游戏里。这也激发了玩家挑战它的欲望,有不少模拟飞行员尝试降落在这座高塔上:
根据成功挑战的模拟飞行员们,这栋高塔在游戏里的高度是420英尺(128)米左右,离进入世界最高建筑物名单还差得远——但因为出现在了墨尔本的郊区,128米高度也足够令其“鹤立鸡群”了。
类似的突兀高楼、高台还出现在了其他地方。
格陵兰也是除了南极之外大陆冰川面积最大的地区,地广人稀的程度令人咋舌。不知道是不是微软的问题,在 FS2020 里格陵兰的地理数据好像问题挺大,经常能看到这种原地拔起的高台:
有位模拟飞行员在驾驶他的波音747飞越格陵兰的时候,就看到了这般天外景象:
有网友表示: 恭喜!你发现了地平说的世界边缘高墙!
即使是在游戏里平常的街道上,玩家们也经常能找到一些异样。比如在南加州的路边,总是能够看到下面这样的方尖碑,令人一度错以为是不是来到了古埃及:
发现这个情况的 Twitter 用户 @haydencd 觉得这还挺有意思的,给本来南加州无聊的风景带来了一些异国风情……
其实这些方尖碑本来都是棕榈树。不知道为何,微软的生成算法似乎在处理某些特定的植被上非常犯难,甚至可能不知道这些到底是树还是别的什么东西,结果就处理成了这个样子:
什么地标,就一小破楼…
墨尔本那栋小楼的住户可能感觉自己也挺无辜,怎么每天这么多人光顾自家楼顶……
与此同时,美国首都华府著名的华盛顿纪念碑,可能感觉更难受。原本是一座地标性的方尖碑式建筑物,反倒被渲染成了一栋毫无特色的大厦:
你甚至还能在地上看见纪念碑在卫星照片里的样子和它的影子
英国女皇表示:我什么时候从白金汉宫搬进写字楼了??
如果真是写字楼,位置倒是真不错……
罗马更无奈:请问咱们是斗兽场还是甜甜圈工厂??
纪念印度独立运动领导人帕特尔的团结雕像 (Statue of Unity),于2018年完工,高达182米,是世界上最高的雕像——印度玩家失望地发现这座雕像在 FS2020 里压根不存在。本身也颇具特色的底座,看起来就像一幢毫无特色的厂房:
其它渲染 bug
有玩家在游戏里的奥地利发现了一个非常诡异的情况:地上有一架坠毁的飞机!
靠近一看其实并不是真的坠毁的飞机,而应该是卫星照片碰巧抓拍到了一架飞机在天上飞过(还能看到水气凝结的飞机尾迹),结果被放到地形贴图上了。
类似的情况在英国也有出现,玩家发现了一架看起来像是波音737的飞机被印在了地面上。
值得提及的是,游戏里玩家可以执飞的喷气式机型并没有飞机尾迹的设定。以及这些奇怪的贴图错误,也再次引发了围绕航空圈著名阴谋论“化学尾迹”(chemtrail)的恶搞讨论……
当然,都是在卫星照片里出现的飞机,有的成了贴图,有的运气更好,成了……建筑物!
FS2020的所有城市里,伦敦是整体还原精度非常高的一座了,但是仍然有一些瑕疵,比如这座桥都沉到泰晤士河里去了!
以及有模拟飞行员发现的这段诡异的山路……是不是微软的开发团队里混进了《城市:天际线》玩家??
所以,我还是觉得,各种搞笑的 bug 才是这款飞行模拟游戏的最大卖点……

729次浏览

全部回复(1条)

飞机头像换了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