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自下场“争夺C位”的《梦想养成计划》,背后是B站筑起的偶像养成游戏壁垒

一款真正本土化的偶像养成音乐舞蹈游戏,应该是什么样的?《梦想养成计划》给出了一份B站特色的答卷。
10月29日,由B站游戏代理的《梦想养成计划》正式开启公测,并于首日登上App Store游戏免费榜第一。在前期通过B站进行大量游戏内容宣传、二创视频铺垫下,《梦想养成计划》在玩家们的期待中开启了独特的偶像养成道路。
作为看似又一款偶像音舞游戏,《梦想养成计划》似乎又脱离了典型的偶像养成标签。尽管其歌曲选择和日文配音都有着传统日系偶像养成的影子,但实际体验下来,不论是偶像带入感,还是个性化体验,都昭示其文化背景是深受国内市场偏好影响的,它更注重围绕玩家本身的养成体系,而不是卡牌收集。
围绕《梦想养成计划》展开的宣传,则是B站利用自身社群特色打造的生态壁垒,成功展示了社群化传播与偶像养成游戏能打出怎样的配合。
“音”与“舞”的精致结合
首先在游戏的大框架上,《梦想养成计划》别具一格的采用了玩家主角设定,即玩家本身扮演的就是主角,以主视角参与剧情,而非传统的『制作人/上帝视角组建团队』。
换句话说,在《梦想养成计划》中,玩家不再是看着小姐姐小哥哥们的故事,而是自己成为偶像,体验偶像生活,玩家将会从一个练习生慢慢出道,并逐渐提升知名度与咖位,是属于玩家自己的“C位争夺战”。
《梦想养成计划》的软设计是非常精致的大制作,极少看见有偶像音舞游戏能够做到这一步——
《梦想养成计划》的精髓就在于对“音舞”的表现,该游戏的舞蹈是聘请了顶级娱乐公司编舞老师独家编排,并且由顶级舞者进行动作捕捉制作,因此游戏的视觉效果非常独特,每首歌的舞蹈观赏性都极强。
事实上游戏确实用一些丰富的细节来体现舞蹈的视觉呈现效果,诸如每张图使用扫荡功能时,谱面note会隐藏起来,玩家可以直接观看舞蹈本身,同时游戏还有特色的多机位设计,每支舞都有真正的舞台演出一般的展示效果。
而歌曲本身也有高品质的保障,不仅购买了大量二次元耳熟能详的经典歌曲,诸如《极乐净土》《吉原哀歌》等,同时也邀请Onoken、千葉"naotyu-"直樹、长谷川大辅等顶级ACG作曲家为游戏制作原创歌曲,歌曲设计兼备质量与传唱度。
不过,《梦想养成计划》这些优秀精致的外表,都离不开对其内核的具象化包装思路。
跳出框架的偶像养成应该是怎样的
一直以来,国内玩家玩到的偶像题材音游,都是由《Lovelive!》等日系游戏发展而来,玩法上离不开曲目关卡-升级养成卡牌的框架,是以卡牌收集并养成为核心的模式,所有玩法都对应养成本身,亦有非音游题材的偶像养成游戏,也是沿用了这一套框架,只是将核心玩法修改。
《梦想养成计划》由玩家主角设定替代了制作人设定后,彻底改变了这个老传统,这款游戏更加注重偶像带入感,人物养成替代了卡牌收集,且养成系统并不影响关卡体验,因而体验感是完全不同的。
如此说来,《梦想养成计划》实际上更偏向于被国内市场追捧的私人化体验的设计思路——即注重玩家作为主角的带入感,游戏资源皆为主角一人服务。
在《梦想养成计划》主线音乐舞蹈的玩法之外,整个游戏的养成框架主要就体现在换装系统及属性提升中。
其中的重头戏,换装系统可以说贯穿整个游戏的养成体系,不论是主线任务还是其它各类玩法,最终对应的素材获取都包含大量服装或服装制作所需素材。
因此《梦想养成计划》可以说是一款不折不扣的“偶像换装游戏”。
目前工坊系统中,有25个套装可以制造,同时涵盖了全身11个部位的服装配件,基本可以单独看作一个系统。服装中的每个部件都对应了一套涵盖五大属性的成长系统,服装魅力值将会影响玩家在多个玩法中最终取得的成绩。
甚至该游戏的卡池都是由服装及制作服装的材料构成的。
而要成为一个合格的偶像,光是有唱跳能力和服装搭配能力是不够的,玩家们还需要切身的在游戏中经历偶像们的日常,通过参加『时尚秀场』、『巡回演出』、『燃曲打榜』、『街拍站』等,充分展示自我。
此外更需要提升人气,在『星咖榜』上与其它玩家一较高下,争夺C位。
『星咖榜』显然是重头戏,不同玩法及属性对应了不同榜单,包括服装搭配、难曲目挑战、咖位值等,不同属性的排行榜第一还能登上游戏中虚拟的杂志封面。
此外在“音乐节拍”的表现上,『街拍站』和『时尚秀场』两个玩法是《梦想养成计划》综合了个人展示定位所设计的,可以让玩家充分享受造型搭配的成果。
街拍玩法可保留三张造型截图
秀场玩法需要与其它玩家比拼搭配,每场展示三套服装
《梦想养成计划》综合的偶像成长体验,是这款游戏区分于其它偶像养成游戏的核心,与此同时,B站对这款游戏的社群化宣传也十分值得玩味。
党妹X谢安然,“草根”偶像与《梦想养成计划》到底多贴合
在公测当日,B站两位知名多栖UP主,党妹与谢安然共同为《梦想养成计划》应援,合舞了游戏中的偶像“零音”专属出道曲《独自享乐》。
《独自享乐》是游戏内的一首人气原创曲目,两位人气UP身着游戏内服装,完美还原舞蹈,其中还穿插了另一套服装『银杏物语』的展示。作为两个兼具美妆、舞蹈、lolita等宅系标签的UP主,二人与游戏气质相符的演出得到了众多玩家的认可。
本土化的游戏离不开扎根于本土圈子的宣传方式,在社群化宣传方面,B站可以说走在了行业领路人的道路上。
请UP主为游戏进行宣传算是业内基本操作,但需要尽可能的选择与游戏气质贴合的UP主,才更能够引起玩家共鸣。
B站作为孕育了大批量个性化UP主的土壤,在此次代理《梦想养成计划》中,更是将社群化宣传再度推进了一步。
《梦想养成计划》作为一款偏重换装、个人展示的偶像养成游戏,与党妹和谢安然有着天然的贴合度。
党妹,作为B站著名“单口相声”UP主,因美妆视频走红,大部分视频都要聊一下本期制作的心路历程,并且时常与观众交心,以非常正能量的态度和高质量内容创作吸引了大批粉丝。
不止于此,党妹还是一位“多栖”UP主,美妆、舞蹈、穿搭视频都有很高的人气,不同风格的男女装都有十分惊艳的可塑性,更是完美展现了她的个人魅力。
谢安然则原本是lolita圈的一位知名模特,以“劳模”标签著称,有着一年700+套正片的战绩,是lo圈代表人物之一。
在今年参加了《创造营2020》之后,谢安然以偶像的身份出现在公众视野中,同时在节目上向大众传播了Lolita与cosplay文化。因为参加偶像选秀节目,谢安然展示了二次元文化与偶像文化的融合性,同时她自己也得到了锻炼,舞蹈水平有着很大的提升。
两位UP主有一个共通点,就在于看她们一路走来成名的路程,如同看着偶像成长一般令粉丝们不断产生惊喜。而作为在B站成长起来的“草根”UP主,两位都是从垂直过渡到综合的多栖发展路线,诠释了“具备二次元属性的偶像”应有的态度。
因为领域接近,二人也自然走到一起成为朋友,党妹曾经为谢安然参加《创造营2020》发布的应援视频获得了700万观看量,自此二人不断推出合作视频,领域从美妆到舞蹈,2020年在Bilibili World上的合作舞蹈更是自带女团偶像光环,令粉丝们惊喜不已。
作为兼具实力与努力,不断成长的正能量UP主,党妹与谢安然录制《梦想养成计划》的舞蹈视频,自然为游戏宣传起到明显的加分作用。加之《梦想养成计划》本身的音舞、换装、个人成长属性,又与二人十分贴合,对于视频面向受众而言,自然有着更强吸引力与有效转化能力。
在私人化体验愈加受到追捧的市场,《梦想养成计划》从定位上就大胆跳脱出传统偶像养成的框架,重心从“角色收集”转移到“主角培养”,看似与偶像养成背道而驰,但实际以退为进的强化了玩家带入感,为偶像养成游戏赋予了新的情感体验可能。
与此同时,请党妹与谢安然这样同时兼备偶像外在特质与内涵价值,且被B站用户深深认同的UP主进行宣传,亦是一个IP通过社区化传播的最大价值体现。
由B站自身土壤孕育的IP,其内在自洽的商业逻辑更容易铸就难以复制的商业壁垒,《梦想养成计划》从游戏本身到宣传模式,都呈现出了这样一种可能。

85次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