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兽9.0:前瞻剧透——迷失者小队第三人 罪魂塔之旅(一)
作者:NGA-woc1840
第一幕 前厅入口:
“入侵者!入侵者在这里!”
“入侵者,拉响警...呃啊啊啊啊....没事,入侵者不在我这,是有人踩到我的脚了....”
“入侵者已经来到了我的殿堂,坚守岗位,准备反击!”
渊狱守卫们正在从四面八方前来支援斯科杜斯,而此时本该狞笑着着杀向前厅的入侵者:
“哼啊,啊啊啊啊啊”(我艹,这斧子真他娘的大,不知道探宝者协会会不会有兴趣,先让我用奥术拓下来)
“哼哼哼啊啊啊”(我艹,这门真他娘的大,我的法师塔也想要这个门,要不拆了带走吧)
“哼啊啊啊啊啊啊啊”(不过那两个小白痴跑到哪里去了)
就在Aharus沉迷在考古和观光的时候,一个被嵌在地里的幽灵突然显出了实体并开始发出扰民的惨嚎:啊,我好惨啊~啊,我忍受不了这种折磨啦~啊,来个好心人救救我吧~啊~ 啊~ 啊~
在法师的面前的是一个弱小。无助且苍白的灵魂,这个灵魂哀嚎着,扭动着,同时也在锁链的束缚中颤栗着,挣扎着乞求着解脱。“渺小的灵魂...”Aharus想着,随着一个念动,原本坚实的锁链瞬间冻结,随后崩碎了一地;
失去了束缚的灵魂几乎在瞬间就呼啸着消散在了空气中,不过,似乎在灵魂消散的过程中,一部分能量落在了法师的身上。Aharus在接触到这股能量的瞬间就如同被元素萨过载电疗了一般浑身一个激灵,仿佛连他那早已腐烂的心脏都再度地跳了一下。
“啊哈,啊啊啊啊哼啊”(我艹,这心能劲儿好他娘的大)
“啊哈,哈哈啊”(说不定可以用六魔包装一点给那俩小白痴补补脑)
就在法师打开了自己的施法材料包开始往外倒腾蜥蜴肝蝙蝠屎的时候,罪魂之塔的守卫们终于完成了索敌侦测,一支由禁锢者和追猎犬组成的精锐猎杀小队绕过了拐角,悄无声息地出现在了法师的背后....
十五秒后:
“哼哼啊”(我曹,这狗也好他娘的大,难道这塔的特色就是好他娘的大?)........
第二幕 倒钩大厅:
金属的倒钩泛着不详的光芒,阴森的大厅里满是灵魂燃烧的冷光Aharus伸了个懒腰,从狱卒的尸体上站了起来:“哼啊,啊哼啊”(这里的环境真他娘的不错,仿佛回到了家乡)
墙角的灵魂罐已被一一打破,水元素正在努力的往魔包中塞灵魂碎屑,就在水元素拾起最后一个灵魂碎屑的时候,一个倒下的罐子却引起了法师的注意。
哼?啊?(我艹,这罐子没被暴风雪砸坏?而且好他娘的大啊)对这个罐子产生了兴趣的法师饶有兴致地将这个大号罐头扶了起来。看见这罐子上刻了一串符文:hulk! smash!
于是法师照着符文抱起大罐子就往地下砸去,果不其然,寒冰法术都无法伤害的大灵魂罐在接触到地面的一瞬间就碎成了粉末。
而其中的也并非什么灵魂碎屑,而是一颗晦暗的能量球:研习奥术多年的法师一下就感觉到了这个能量球中的力量——那是曾经他拥有,却因为神器报废而失去的力量。
第三幕 斯科杜斯的诡计:
哼?嗯嗯啊(心能使我的能量暴涨!)Aharus感受着心能带来的力量感觉到了久违的快乐,那是自从遇到NottWrath和Ayame之后再也没有体会到的,无拘无束的快乐。是那种可以自由追求力量,不用瞻前顾后,甚至还得当小白痴保姆的快乐...
就在法师沉溺于心能力量的海洋时,远处的斯科杜斯终于完成了本层的防御部署,罪魂之塔中的刑具纷纷开动,积极地投入进了他们最为熟悉的工作:折磨。
而此时,对这一切毫无察觉的Aharus一边记着笔记一边向着大厅深处探索,周围埋伏的渊誓卫兵则被他忠实的水元素仆从一个一个阴暗的角落揪了出来,就在法师清理完最后一队执刑者之后,地上的一道刻痕引起了他的注意。啊哈,啊啊啊啊?(这坚硬到烈焰风暴都无法烧出焦痕的地板究竟是遭遇了什么才会磨出如此深重的印记?)。
法师对水元素使了个眼色,元素心领神会地走到了痕迹的正中: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水元素刚刚踏上刻痕的那一瞬间,墙壁中两块阴影带着寒芒呼啸而来: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艹,这他娘的是个什么玩意)
还好大部分实体武器都没法伤害到水元素,所以水元素优雅的将自己从中间分成了两坨躲过了这致命的攻击,法师眼疾手快,一个寒冰风暴便冻住了离他较近的“黑影”,原来这是一把巨大到难以置信的斧子:
哼哼(我艹,看来这塔的特色还真就是真他娘的大)。
巨大的斧刃显然让法师惊出了一身冷汗(如果他的汗腺还没烂掉的话),于是他收起了轻慢的态度,合上了笔记,并为自己释放了每一位防护系法师看了都会直呼怂包的“法师护盾大礼包X3000型”小心翼翼的向着前方走了过去。
随后,越来越多的陷阱并没有让他失望:
带着火焰和暗影,足以将灵魂的火花掐灭的陷阱就藏在每一个楼梯的拐角。
看似无害的灵魂火盆中突然迸发出让人目眩神迷的心能炸弹,法师只是一个愣神,就差点被灼热的灵魂烧成焦炭。
当然,陷阱怎能能少了灵魂冲击呢?
法师在贴着墙根摸索的时候理所当然的发现了墙角的灵魂尖啸面具,Aharus敢肯定这种混合着心能的啸叫比希尔瓦娜斯女士的的女妖之嚎还要致命。
接着就是地上的暗雷,法师的时光护盾不止一次将他从利刃的边缘拯救了回来,但是总是这样也不是个事,在数次躲避陷阱未果后,法师决定将隐身术释放在水元素身上让它先行探路并寻找机关伺机破坏。
显然新办法确实行之有效,很快法师就穿过了到处是陷阱的倒钩回廊,来到了斯科杜斯面前。
但是镇守大厅的狱卒长也不是省油的灯,就在法师一心只想赶紧宰了他离开这的时候,最后一道陷阱被触发了,原本随处可见只会四散奔逃的噬渊鼠突然从大厅的各处涌来,双目中的恐惧也变成了狂热的光芒。
他们争先恐后的朝着法师的脚下袭来,显然,这些恐怖的小生物也是本层陷阱的一部分法师的护盾大礼包已经在之前的陷阱走廊被消耗的差不多了,不过众所知周,法师的底牌从来都不止有一张。
Aharus早就让被施加了隐身术的水元素在角落待命,就在老鼠聚集到法师脚下的一刻,冰冻术直接将所有的老鼠困在了冰霜之中,接着他将早就准备好的一大包工程手雷从法袍中甩出并激活了最后一层时光护盾,随着法师身前一阵地精产品温暖人心的爆炸,本层的最后一个陷阱也被暴力拆除,但是狡猾的斯克杜斯一看形势不妙立刻溜去了下一层,留在法师面前的则是这位狱卒的“爱犬”。
法师生前就不是什么爱护动物的主,自然死后也对这种大型犬没什么兴趣,寒冰刀锋轻易地刺穿了两只恶犬的头颅,法师象征性的拍了拍法袍,走向了下一层的入口。
第四幕 意外的盟友和恐怖囚笼:
随着层级的深入,法师显然已经适应了三步一个陷阱五步一个伏兵的现状。除了偶尔看到巨大的雕塑会情不自禁地发出“啊哈(我艹好他娘的大)”的惊叹外,法师已经很少有情绪波动。毕竟这个斯科杜斯之厅到目前为止除了想他死的怪物就是想他死的机关,实属无趣。
但就在法师以为这一层也是如此的时候,一缕色彩却吸引到了他的目光:
即使以法师渊博的学识也没法看出这究竟是个什么玩意。
只不过在晋升堡垒(指还没和战士牧师走散的时候)Ayame曾经提过暗影界似乎有这么一个充满了彩色精怪的地方似乎叫什么仙野来着,本来他们三人是打算解决完晋升堡垒的事情后去那的,哪知道法师一路杀到了雷文德斯,还参与了吸血鬼王子的政变,而那俩蠢蛋则据说在晋升堡垒迷路到了暗影荒原又被被抓到了这座塔中....
法师摇了摇头,把回忆甩出了他那腐烂的大脑,上前与这精怪攀谈:
原来这小怪物名为阿靛,是仙野的一个小精灵,他和他的朋友都被斯科杜斯抓到了塔里囚禁了起来
本着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的理念,法师救出了这个精灵并一同面对了本层的最终看守。
一名被典狱长选中的渊誓守卫,被强化的守卫身形高大面目狰狞,然而阿靛显然并不像他的外表那样弱小,如雨一般的星辰坠落配合法师的寒冰暴雪很快就杀死这名已经将灵魂献给噬渊的怪物,随后他们也救出了阿靛的好友本茜雅,很显然这种与德鲁伊法术有莫大联系的小生物有自己的“传送”渠道。
阿靛在向Aharus道过谢后便消失在了苍绿色的光芒之中。
然后就在这道光芒消逝的一瞬间,整个罪魂塔都颤抖了起来,随着一声恐怖的咆哮,在迷雾中现身的是一头巨大狰狞的魔物,名为塔拉格鲁的怪物就这样蛰伏在一道骨制的门后,用恶毒的双眼紧盯着面前的法师,虽然魔物那狂暴的愤怒肆意流淌宛如地狱业火,但是这一道大门却似乎是代表了某种规则在限制着它。
当然也这规则也同时限制着门这一侧的法师,于是Aharus便隔着这层囚笼开始饶有兴致的观察面前的骇人巨兽,很显然塔拉格鲁绝非自然形成,因为这魔物的每一根肢体,甚至每一个关节都是为了杀戮而生,可以说是塔主人恶趣味的具现,然而就在法师召唤出魔法家具打算对这魔物来一个全景素描的时候,一句不咸不淡的声音从楼梯的拐角传了出来:“我要是你就不会在那久呆,朋友”。
最终幕 罪业的终结和新的开始:
“我要是你就不会在那久呆,朋友”说话的是一个包裹在奇怪躯壳中的灵体他自称威.肯,是在塔中迷失的掮灵,在简单的自我介绍后,威.肯直言前面就是斯科杜斯之厅的最终场所,狱卒长斯科杜斯的囚室。
他希望法师能打起一百二十分的精神去面对那个残忍的狱卒,而Aharus则只是淡淡的点了点头。
威.肯有些失望却又有些许好奇,失望的是这名法师并没有听从他的告诫,好奇的则是这传闻中的渊行者究竟是个什么水平竟然能在罪魂塔中随意走动?
然而很快他就明白了法师那自信来自何方,就在那卑鄙的狱卒还躲在坚固的囚笼后大放厥词的时候,法师已经将刺骨寒风吹入了斯科杜斯空洞的盔甲。
随着盔甲的碎裂和灵魂脱体的哀嚎,这名以折磨为乐的狱卒长化作了一枚肮脏的心能之球落在了法师的脚边,可就在法师捡起了球打算转身继续寻找走失的兽人和血精灵时,囚室暗门后的一声粗犷的怒吼还是让Aharus顿住了脚步。
下集预告 那些热爱SM的骷髅们:

本文由小米游戏中心作者:小米游戏内容中心

5次浏览
相关游戏
犯罪追击 3.4
相关游戏
犯罪追击 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