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收割作战实例分析——果断的下定决策,一定不要犹豫不决!

 犹豫并不是周密的分析,犹豫只是思想和意志的摇摆,犹豫愈久,就愈消失时机,消失你的意志——柯蓝(中)《犹豫》

前言

在上一期,笔者为大家介绍了侦查人员对反收割的重要影响,只有具备侦查人员提供的充分情报,才能让舰队指挥做出正确的判断。可有一些舰队指挥经常会犹豫不决,我是不是应该再等等,看对面会不会有埋伏?或许我应该再尝试集结一股力量,人多一点总是好的,这样反复的等待反而延误了最佳的作战时机。

在具备充足的情报后,指挥官应该立刻根据现有的情报分析,并尽快作出决断,EVE中的情报是会随着时间的推移变得越来越不准确的,在反复推敲和等待的同时,另一边的对手也早已做好新的准备。

笔者本次将引用联盟在湮灭空间中的作战进行讲解,为何要快速做出决策,应当在什么情况下变得果断,又要怎样避免犹豫就会败北,果断就会白给的尴尬境地。

本篇有以下个小段:

一、战况描述

二、快速做出决策的重要性

三、什么情况下应当快速决策

四、经验总结

您将会在本篇文章中详细的了解为何要快速做出决策;如果指挥官过分谨慎可能会导致哪些不好的情况,快速决策对于反收割而言有哪些好处;在什么情况下应当制定决策;笔者还将分享一些自己的主观经验,供各位指挥官参考。

一、战况描述

本次作战发生在周日的下午,我方的PVE生产人员在驻地隔壁一跳的距离扫描到了一个湮灭聚合矿带,该湮灭空间等级为9级,在几名作战人员的陪同下,第一波挖矿人员进入了湮灭空间,并未发现敌对势力。

大约20分钟后,作战人员突然在聊天频道大喊,发现大量敌人进入湮灭空间,多为矿船,存在少数截击,一艘T8科技的主宰和一艘普通先知,矿船中包含高价值的T9采矿驳船。

该消息一出,语音频道立刻被“引爆”,舰队指挥官立刻开始组织队伍,或许是因为优势时区的缘故,仅仅用了2分钟,共计20余人的舰队就在基地组织完毕,并立刻到达了基地附近的湮灭空间入口。

到达入口后,指挥官没有让我们立刻进入湮灭空间,他觉得T9的采矿驳船应该有更强大的护航舰队,而不是区区几个巡洋和战巡,毕竟9级湮灭空间是可以进战列的。

在指挥官的命令下,我们在湮灭空间的入口处等待了许久,直到我们湮灭空间内的侦查员被打成了蛋,对方的猎获从湮灭空间撤离,指挥官才“顿悟”,对面没有后手!这并不是陷阱,而是单纯的艺高人胆大。

随着指挥官一声令下,我们立刻涌入湮灭空间去追逐撤离的敌军。

(可怜的重拦驾驶员已经变成了蛋)

在通过“通道二”后,我方舰队与地方残存舰队展开交火,与其说是交火,不如说是排队枪毙,除了地方的主宰巡洋舰外,其他所有舰船都没能逃离我方战列舰的火力打击。

速度较快的主宰也没能逃出笔者的追逐,最终被笔者的狞獾用网子和扰频“逮捕”,并在友军强大的火力下被击毁。

此战我方共击毁敌人4艘冲锋者,1艘回旋者,2艘作战用巡洋和1艘先知级战列巡洋舰,损失重拦1艘,某种意义上来讲算是大获全胜。但是指挥依然在战后分析中总结了自己的判断失误,如果在第一时间入场,即便无法救下重拦,也有很大可能击毁敌人更多的采矿驳船。

二、快速做出决策的重要性

在这次实战中,我们指挥担心对方有后手埋伏,没有立刻让舰队入场剿灭敌人的挖矿舰队,直到场上的斥候(此时斥候已经变成了蛋)确定敌人的挖矿舰船开始撤离了,才赶忙派舰队去追击。

还好舰队中存在多艘高速机动的拦截舰船,在随后的追击战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成功拦截了一部分撤离速度较慢的舰船。但这一切都是以湮灭空间内交战为大前提,如果是在空旷的00星系进行战斗呢?敌人消灭完在场的重拦后,看到本地突然出现大量舰船,肯定会一溜烟的跑到安全的深空点,在召集足够的舰队力量后再重新返场作战,此时的我方舰队就会变为任人宰割的鱼肉,继续停留损失的就不仅仅是一艘重拦了。

这并不是说指挥应该在舰队接近湮灭空间入口时就立刻让舰队全员进入,但至少应该让笔者在内的廉价高速巡洋前去支援,根据现有的情报,敌人的作战舰船是没有能力打败我方高速先遣军的。这样既可以试探出敌人是否真的有埋伏,避免我方战列群被一窝端掉,又可以及时拦截敌人的高价值采矿驳船,防止猎获等舰船逃走。

即使抛开本案例不谈,指挥也应该根据场上的信息和局势,迅速为舰队下达新的行动指令,毫无意义的原地待命无疑是给对方提供机会。

三、什么情况下应当快速决策

笔者整理了一下自己认为应当快速做出决策的几种场景,希望可以帮到各位指挥官。

1、 打草惊蛇时:一旦在PVP作战中被敌方的侦查舰船发现,我方舰队就失去了悄悄行动的意义,继续原本的战术只是掩耳盗铃的行为。高速行军,用敌人意想不到的速度到达战场,反而有奇袭的可能性。这一做法需要有极高的作战经验和较为详细的战场信息,如果舰队指挥的能力欠佳,笔者个人建议伏击舰队被发现后直接进行撤离会更为合适,这样可以避免许多不必要的损失,毕竟奇袭讲究的就是一个出其不意,都被敌人的侦查员看光了,奇袭的难度当然大大增加。

2、 组织救援行动:和所有反收割作战不同,救援行动讲究的就是一个速度,指挥官应该立刻根据发出的求救信号决定是救还是不救。求救信号中包含的敌人数量和被抓舰船的有效防御往往是重要的,指挥官如果判定存在救下来的可能性就应当抓紧让反收割队前往现场进行支援,稍有犹豫就会导致原本能够被救下的刷怪船舰毁人亡。

3、 拥有多种选择时:拥有多种选择往往意味着情报过于充足或情报过于不足,这两种极端条件都会造成舰队指挥有许多可能地指令。在情报极其充足的情况下,指挥应当直接选择自己认为最合适的方法展开行动,以防止情报随着时间的推移而过期;在情报过于不足时,指挥应该用最小的损失来换取尽可能多的情报,进而决定舰队接下来的行动方针。

经验总结

果断的下定决策绝非易事,笔者也算是EVE的老玩家了,和朋友一起出门收割,亦或是在自己的驻地进行反收割时,笔者也会有一定的指挥压力,毕竟EVE是一款极其贴近现实的游戏,在战斗中做出的一些决策无异于让自己的朋友驾驶舰船进入最危险的位置。

笔者近期印象最深刻的一次团队作战便是护送运输战利品的舰船返回己方腹地,在敌人的围追堵截下,携带空堡的舰船多次险些被敌人反跳,可最坏的情况还是来了,我们在一个星门处发现了敌人的拦截舰,好在这一跳拦截舰失误了,舰队安然无恙的朝向下一个跃迁了出去,笔者驾驶的轻拦在落地过门后,毅然决然的选择跳往下一个星门的“100KM”处,100KM对于轻拦并不算远,大概只需要半分钟左右的时间就能够爬过去,但是半分钟也足够轻拦被敌人的火力击毁,我这样做的原因是为了确保抢到堡垒的舰船能够和敌人那致命的拦截舰拉开距离,每从敌人的腹地往外跑出一跳,被敌人追上的概率就会大幅下降。

笔者本身并不是舰队中唯一一艘轻拦,但这种时候,我觉得自己应当起一个表率作用,在语音中确定了己方运货舰船起跳后,笔者打开了泡泡,那些起跳的较慢的友军和追击我方舰船的大部分舰船都被拦下了,唯一越过拦截泡的是敌人的截击,可这些截击并不具备拦截隐匿富豪的能力。

那场行动我们损失了数条轻拦,笔者自然也没能活下来,可我们成功地护送了搭载着堡垒的富豪回到了己方腹地,虽然没能返回到堡垒内,但也在安全的深空悄悄地下线了,这种成就感是其他所有游戏无法带来的,我也不后悔自己做出的决策,也许在那种情况下笔者还有更好的解决方案,可是时间是不会停下来等我思考的,我必须要在行动失败之前想出尽可能万无一失的对策,而牺牲自己和其他轻拦就是当时的我想出的最好方案。

《反收割作战实例分析——果断的下定决策,一定不要犹豫不决》就先写到这里,希望各位指挥官在今后的PVP作战中都能果断的下达命令,不给自己和舰队成员留有遗憾,我们下期再见啦。


3次浏览